據報道,黑龍江省與寧夏省分別在4月25日和27日召開了一場相同的會議──省委常委會,傳達了一份相同的文件──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魯煒案件的通報。魯煒是已於今年2月被「雙開」的中宣部原副部長、網信辦原主任。

從媒體披露兩省會議上的內容來看,可知兩度被「狠批」的魯煒,今次官方又有新表述:「清除了危害政治安全的隱患」。

猶記類似於魯煒這次的描述,上一次出現在同框出鏡的周、薄、郭、徐、孫、令6人的「消除重大政治隱患」,而其所定性的事被解讀是政變奪權。

在魯煒落馬後,外界重新瀏覽其履歷,認為他出事徵兆的一個重要時間點是2016年6月,魯煒同時被免去網安小組辦公室主任、網信辦主任兩大要務,徒留中宣部副部長一職。

而在魯煒這次儼然「調虎離山」的職務異動之前,其所主管的領域確實剛剛出過大事。那就是2016年3月,在兩會敏感時期突發的「倒習公開信」事件。這封信的刊登所在新疆官網無界新聞,正是隸屬中央網信辦系統的網媒,無界新聞的伺服器,設在金主之一阿里巴巴位於北京的機房,而在阿里巴巴的權貴資本中,背景最高的一人是江志成,因其祖父是江澤民。

在「倒習公開信」之前就是江澤民「東山再起」事件。

在2014年最後一天12月31日,習近平發表了2015年新年賀詞。但新年假期間,新浪、騰訊、網易、搜狐等四大門戶網站,以及微博等社交媒體都在轉載江澤民一家三代人在海南東山嶺旅遊的消息和照片,而最早發出此一消息的海南東山微信公眾號,也是網信辦系統。

當時網媒在報道中不乏細節的描述,如江澤民說他到此「不虛此行」,江澤民自我推薦要當海南省旅遊的代言人,等他回北京宣傳,讓海南旅遊事業「人山人海」。這可以說相當違反了宣傳口對江澤民消息的「封殺令」。

外界看得很清楚,在習近平上台後,大力消除老人干政,對退居二線或完全離休的中共前領導人的動態,有著嚴格的報道控管,能出現在官方報道中,主要都是哀悼死者或贈送花圈的消息,凡是出席、出行、出遊等活動,除特許的,不論官方或非官方都不能見諸報道。宣傳系統心照不宣的是,被防範公開說話的最主要對象就是江澤民。

這次中共中辦文件對魯煒案的新表述「清除了危害政治安全的隱患」,除了可以比擬周永康6人的「消除重大政治隱患」,也透露出2015年江澤民東山再起以及2016年倒習公開信都不是偶發的烏龍事件,而是習江博弈的白熱化。所以魯煒落馬是對江澤民及江派勢力的再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