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邪靈主宰中共,並把其淫邪能量注入中共肌體,但並沒有讓它立即發情。為了讓這種淫邪能量蓄勢待發,從而更有毀滅性,邪靈採用了極其陰險的一招:先抑後揚。

中共建政之初,妓院一掃而光,製造出與淫亂絕緣的假相。從那時直到改革開放前幾十年,中共黨官們,除了毛澤東荒淫無度沒人管,其它官員比現在要老實的多,充其量就是個把或幾個地下情人的小打小鬧。社會輿論和政治氣氛,一直對全民範圍的性亂行為保持高壓態勢,全社會基本處於「性禁錮」和「性冷淡」狀態。少男少女不懂基本的生理知識,以至鬧出大笑話。

想當年,有一個地下手抄本,名叫《少女之心》,又名《曼娜回憶錄》。因為書中的性愛描寫,極大滿足了人們的性好奇,它可能是那個年代除毛選和新華字典外,讀者最多的書籍。

書中寫道:青春年少的少華跟曼娜相戀了,有一天,他們穿著衣服擁抱一次後,雙方都覺得這下可壞了,曼娜要懷孕了,很害怕。後來轉念又想想,少華說,我們穿著衣服大概不會懷孕,如果不穿衣服兩個人這樣抱著,雙方肚臍眼會通氣,那可能要懷孕。後來每一次約會,曼娜就找兩張傷濕止痛膏,自己先貼好一張,見面後,給少華貼一張,然後他們再擁抱在一起,享受著親密的愉快……這是那個時代的少男少女們性知識荒漠化的真實寫照,簡直令人啼笑皆非。

一個河北農村到包頭家當保姆的女孩,經人介紹,嫁給電建公司的一個電工。新婚之夜,她跑到介紹人家哭訴,說那個男人是個流氓,要脫她的衣服……現在聽起來猶如天方夜譚。

文革期間,性從公眾視野一掃而空,公開的性信息等於零。紅極一時的樣板戲中,人們找不到絲毫性的影子:江水英丈夫是烈士,阿慶嫂丈夫去跑單幫,《紅燈記》三代人都是戰友託孤,絕大部份劇中角色,不是孤男就是寡女……生活作風問題被空前嚴重化,可以用來打擊一切男女。

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皮藝軍在分析性壓抑對中國人的影響時說:「當時的性壓抑是對所有人的,各級幹部在性壓抑之下產生的異常的工作作風,對自己的部下任何『作風問題』保持高度敏感和過度反應。誰和誰稍微多接觸一點,他就可以派人去捉姦,把自己變態的壓抑投射到下屬身上,自己的工作作風也因為這種壓抑而變成變態和粗暴。」

也正是在這種貧瘠而壓抑的環境中,一些外國電影中短短的數秒擁抱、接吻鏡頭都會讓不少人如癡如醉。在那個年代,《化身博士》、《華麗一族》、《望鄉》、《女星》……這些影片被很多青年人看了一遍又一遍。

皮藝軍接觸到的一名少年犯講述,日本電影《望鄉》他看了7遍,後6遍每次買完票以後就在電影院門口等著,等到將要出現早年妓院的鏡頭時,他分秒不差地踩著鐘點進去。買那麼多張票,就是為了多看幾次那幾秒鐘。

「食、色,性也。」性慾是人與生俱來的一種正常本能,卻被中共惡意強力鉗制,足足鉗制了30年。然後,改革開放,國門大開,當西方世界的花花綠綠湧進國門,中共撒手不管,對婚外兩性關係由放開到縱容,中國人的情慾堤壩,由管湧到漫堤再到潰堤,終於淫浪滾滾,一片汪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