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總統日前的一個推文,突顯了世界貿易組織(世貿)對會員國經濟發展程度的認定問題。專家說,至今在世貿仍自我宣告是發展中國家的中共,應負起國際經貿義務,以消弭美中貿易分歧。

世貿發展中國家認定:長期窠臼

世貿對會員國經濟發展程度的認定是採取「自我認定」原則(self-selection),僅對低度發展國家的認定參考聯合國的定義。據2015年3月聯合國發展政策委員會制定的標準,人均收入在1,035美元以下的國家可被視為是低度發展國家。

世貿的164個會員國,除了美國、歐盟、日本、加拿大等先進國家,以及符合聯合國定義的低度發展國家,大約三分之二的會員國自我認定為發展中國家,享受世貿各項協定中提供的優惠待遇,或者在回合談判中主張適用更寬鬆的市場開放條件。

然而這個自《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延續至今的認定模式,對世貿的運作造成了某些程度的影響,其中之一是世貿多哈回合談判的停滯不前。

世貿於2001年11月在卡達首都多哈召開第四次部長會議,通過中國及台灣的入會案,以及正式展開其成立以來的第一輪多邊貿易談判。當時的會員國原本野心勃勃,計劃用3年的時間完成多哈回合談判。未料談判進展不順,磋商期限一延再延。

2015年12月,世貿會員國在肯雅內羅比召開第10屆部長會議,會員國甚且破天荒地在部長聯合聲明中不再提儘速完成多哈回合談判。根據專家的分析,造成這個局面的原因之一是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在多項議題的談判陷入僵局,雙方陣營互指對方的不是。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去年12月在世貿第11屆部長會議上發言說:「我們不能接受新的規則只適用於少數會員的情況,而讓其他會員自稱擁有發展中國家的地位。」

萊特希澤點出了世貿長期以來面臨的如何界定「發展中國家」的難題。他表示,目前全球6個最富有的國家中有5個聲稱自己具有發展中國家地位,「這是錯誤的」。

此外,他指責目前許多成員在透明度問題上的表現是「可悲的」,「許多成員都在繞開這些義務」,「在當前很多規則沒被遵守時,不可能磋商新的規則。」

圖為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去年12月11日在世貿第11屆部長會議上發言。(EITAN ABRAMOVICH/AFP/Getty Images)
圖為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去年12月11日在世貿第11屆部長會議上發言。(EITAN ABRAMOVICH/AFP/Getty Images)

中國是有不少窮人的富國或有很多富人的窮國

特朗普總統4月6日發推文說,中共已是全球第二經濟體,但是在世貿卻被認為是發展中國家,獲得巨大的優惠及權力,「有人會認為這是公平的嗎?」

1986年中國提出申請加入當時的GATT時,若以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簡稱PPP)來看,其人均GDP僅約677美元,美國則是19,078美元,為中國的28倍。

據世貿的統計,中國於2001入世後,貿易量激增,2004年商品貿易量佔全球貿易總量的比率擠入前四大。

按PPP計算,有著13.8億人口的中國,2017年人均GDP為16,660美元,而擁有3.2億人口的美國,人均GDP為59,501美元。美國與中國的差距已大幅縮減到3.6倍,而且以GDP總值來看,中國(21兆美元)超過美國(18兆美元)。

世貿前秘書長拉米(Pascal Lamy)日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現在世貿面臨的問題是中國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中國在2001年入世時,確實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但目前的討論熱點為,中國是一個「有不少窮人的富國,還是有很多富人的窮國」。

專家:中共應擔負更大的責任

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貿易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萊斯特(Simon Lester)和研究助理在CNBC上發表專文說,批評人士的看法是正確的,現在到了要求中共在國際經貿事務中更佳地扮演合作夥伴,負起更對等義務的時候了。卡托是美國智囊影響力排名第八的研究所。

萊斯特在專文中說,世貿會員通常在自我宣告為發展中國家時,政治層面的考慮大於經濟及法律。雖然這是一個可以被挑戰的問題,但是一直以來都是被「埋在地下」,偶而發生零星衝突。

萊斯特認為,中共如果想要避免美國等其它世貿會員國的質疑及貿易衝突,必須重新衡酌其在國際貿易體制中所能扮演的積極角色。

萊斯特建議中共在世貿自由化議程做出貢獻,推動某些停滯不前的重要談判,例如環境商品自由化及服務貿易協議,同時履行入世承諾,儘速加入政府採購協定。

白宮經濟顧問:中共多年來不守規矩

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周四表示,他相信通過自由和開放的多邊貿易體制可以促進世界的繁榮,但是這個理論無法適用於中共的情況。

他說,十幾年來中共都沒有遵守國際經貿規則,採取不公平貿易措施,「特朗普總統不是造成今天這個問題的原因,他反而是幾十年來第一位想要解決中共不公平貿易行為的總統。他逐一地追蹤這些問題,並且追求自由公平的貿易,幫助美國人獲得公平的貿易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