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布朗輕手輕腳接近提泰妮婭,往她眼皮滴了幾滴愛汁,並說:

等妳一甦醒,就會把眼前所見當成自己的真愛。

再回頭來說說赫米亞吧。

她因為拒絕嫁給狄米崔斯而死劫難逃,為了保住性命,當晚逃出了父親家。她走進樹林裏,找到了親愛的拉山德,拉山德正在等她,準備帶她到姑媽家去。但是林子都還沒走到一半,赫米亞就已經耗盡力氣,而拉山德對親愛的赫米亞體貼入微。赫米亞為了他,寧可冒生命危險,更加證明了對他的深情。

他勸她先到一處鋪滿柔軟苔蘚的斜坡上休息,等天亮再啟程,自己則拉開一點距離之後才躺下來。兩人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帕克找到他們,看到睡著的俊美青年一身雅典風格的服飾,而有個美麗姑娘就睡在附近,他判定這肯定是奧布朗要他找的雅典姑娘跟她傲慢的戀人。因為他倆單獨在一起,帕克自然推想,青年一醒來,第一個映入眼簾的肯定是那位姑娘,於是毫不猶豫地把小紫花的汁液點在他眼裏。

但始料未及,海倫娜竟朝這頭走來,拉山德睜開眼看到的第一個東西,不是赫米亞,而是海倫娜。說也奇怪,這愛情魔咒如此強大,他對赫米亞的愛頓時煙消雲散。拉山德就這樣愛上了海倫娜。

要是他醒來第一個看見的是赫米亞,那麼帕克的失誤就無足輕重,因為他早已對那位忠實的姑娘一往情深。可是,因為仙子的愛情魔咒,拉山德被迫遺忘自己的真愛赫米亞,拋下赫米亞午夜獨自在林子裏睡覺,轉而追求另一個姑娘。這對可憐的拉山德來說,還真是個悲哀的意外。

不幸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如同前面所述,狄米崔斯不顧情面地逃離海倫娜,而她在後頭拚命追趕。但是這場追逐比賽,她實在撐不了多久;比起姑娘來說,男人對長跑總是更為擅長。海倫娜不久就追丟了狄米崔斯,她四處遊蕩,喪氣又絕望,抵達了拉山德正在睡覺的地方。

「啊!」她說,「拉山德躺在地上,是死了還是睡著了?」接著,她輕輕碰他並說:「先生啊,如果你還活著,醒醒吧!」

拉山德聽了便睜開眼,愛情魔咒開始發酵了,他馬上對她滿口的愛意跟傾慕。告訴她說,她的美貌遠遠勝過赫米亞,有如鴿子跟烏鴉相比。說他願意為她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還說了好多癡情的話。海倫娜知道拉山德是她朋友赫米亞的戀人,也曉得他早已鄭重跟她私訂終身。

海倫娜聽到對方這樣對自己說話,不禁怒不可抑,以為(會這樣想也是情有可原)拉山德在戲弄她。

「噢!」海倫娜說:「我為甚麼生來就要被大家嘲弄跟奚落?年輕人,狄米崔斯從來不給我好臉色看,也沒對我說過一句好話,難道這樣還不夠嗎?還不夠慘嗎?先生,你一定要用這種瞧不起人的方式來假裝追求我嗎?拉山德,我還以為你是個正人君子。」

她七竅生煙地說完這些話就憤而跑開,拉山德跟著她走,將睡夢中的赫米亞拋諸腦後。

赫米亞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形單影隻,既悲傷又害怕。她在林子裏茫然遊蕩,不知道拉山德出了甚麼事,也不曉得該往何處去找他。於此同時,狄米崔斯四下遍尋不著赫米亞跟他的情敵拉山德,搜尋未果,疲憊不堪,熟睡之後讓奧布朗看見了。◇(待續)

──節錄自《莎士比亞故事集》/ 漫遊者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