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戀人們即將在這樹林裏會面的當晚,提泰妮婭正跟幾位侍女在這裏散著步,好巧不巧竟碰上了奧布朗,一群仙宮侍臣簇擁在他身旁。

「月色正好,卻不幸狹路相逢,傲慢的提泰妮婭。」仙王說。

仙后答道:「甚麼?善妒的奧布朗,竟然是你?仙子們,咱們儘管繼續往前走,我已經發誓不跟他打交道了。」

「且慢,魯莽的仙女,」奧布朗說,「我難道不是妳的夫君嗎?提泰妮婭何必跟她的奧布朗作對呢?把那個小小偷換兒交給我當侍僮吧!」

「你死了這條心吧!」仙后回答,「即使你拿整個仙國來換,我也不會把這孩子交給你。」

接著她拋下火冒三丈的夫君,逕自拂袖離去。

「哼,隨便妳,」奧布朗說,「竟然這樣侮辱人,天亮以前,我要給妳苦頭嘗嘗。」

奧布朗接著召來了他鍾愛的親信帕克。

帕克(也有人叫他「好人羅賓」)是個精明狡猾的精靈,老愛到鄰近的村莊耍些滑稽的惡作劇。有時溜進酪農場,撇去牛奶頂端的奶皮;有時,整個輕盈纖細的身體鑽進奶油攪拌器,在裏頭跳起奇特的舞蹈,害得酪農姑娘怎麼使勁,都沒辦法把牛奶攪成奶油,即使村裏的小伙子出力相助也起不了作用。只要帕克溜進釀酒器裏去作怪,整批麥酒註定會毀於一旦。

幾個好鄰居相約對酌,想舒服自在地享受幾杯麥酒時,帕克就會幻化成烤酸蘋果的模樣,躍入酒杯;老太太喝酒的時候,他就往她的嘴唇一彈,讓麥酒潑在她乾癟老皺的下巴上。然後,等老婦準備莊重地坐下,跟鄰居敘說一則哀愁的故事時,帕克就會把三腳凳從她身下一把抽走,害可憐的老太太跌得四腳朝天,那些老鄰居就捧著肚子嘲笑她,發誓自己從沒這麼快活過。

「過來,帕克」奧布朗對他這個歡樂的小夜遊者說:「替我摘朵姑娘們通常稱作『閒遊之愛』的小紫花過來,趁人睡著的時候,把小紫花的汁液抹在那人的眼皮上,那人醒來的時候,會對第一眼見到的東西一見鍾情。我要趁提泰妮婭睡著的時候,把那種花的汁液點在她眼皮上。她一睜眼,就會深深愛上第一個映進眼簾的東西,不管是獅子還是熊,或是愛干涉人的猴子,或是愛管閒事的人猿。我知道怎麼用另一個魔法解開這個魔咒,但在替她解除眼上的魔力以前,要先逼她把那孩子交給我當侍僮。」

帕克打從心坎裏就愛惡作劇,覺得主人這把戲很有意思,於是跑去尋覓那種花朵。

奧布朗等待帕克回來的當兒,看到狄米崔斯跟海倫娜踏進樹林,聽到狄米崔斯正在斥責海倫娜為何緊追他不放,狄米崔斯還一連說了不少刻薄的話。海倫娜則是一派溫柔地苦苦勸說,提醒他過去如何愛著她,還曾經對她表示會忠心不二。狄米崔斯卻轉眼就拋下海倫娜不管,說要把她丟給野獸、任憑牠們處置,而她只能盡量加緊腳步追上去。

仙王的心總是向著真摯的戀人。他非常憐憫海倫娜。拉山德說過,他們以往常在月光下漫步於這座美妙的樹林;在那段歡樂時光中,狄米崔斯還愛著海倫娜,奧布朗或許曾經見過她。

不管如何,等帕克帶著小紫花回來,奧布朗就對自己的愛臣說:「摘點花瓣去吧,剛剛有個討喜的雅典姑娘路過這裏,她愛上了一個傲慢的青年。如果你發現青年睡著了,就把一點愛汁滴到他眼上,可是盡量在姑娘很靠近青年的時候才滴,這樣他一醒來,第一個看到的才會是這個被人看輕的姑娘。你從青年身上的雅典式裝扮就認得出是誰。」

帕克拍胸脯保證,會以靈巧的手法完成任務。

然後奧布朗悄悄溜到提泰妮婭的仙室去,她正準備就寢。她的仙室是個花壇,那裏種有野麝香草、蓮香花跟香蓳,上頭是金銀花、麝香薔薇跟香葉薔薇盤根錯結的華蓋。夜裏,提泰妮婭總會來這裏睡上一陣子,她的被衾是鮮豔多彩的蛇皮,雖然只是張小小被罩,但足以裹住一個仙子。

他發現,提泰妮婭正在對仙子們下達命令,說她入睡期間有哪些事要辦。

「你們其中幾個,」仙后說,「去殺了麝香薔薇花苞裏的蛀蟲。另外幾個去跟蝙蝠大戰一場,取些牠們的皮翅回來,好替我的小仙子們做外套用。再找幾個好好守夜,可別讓那隻整晚呼嘯、鬧個不休的貓頭鷹接近我。不過,你們先來唱首歌,伴我入眠吧。」

接著仙子們就唱起這首歌來:

舌頭開岔的花蛇,

滿身尖刺的刺蝟,別現身;

蠑螈和蜥蜴,勿搗亂,

遠離我們的仙后。

夜鶯用你美妙的歌喉,

唱出我們這首絕妙催眠曲。

睡吧,睡吧,好好睡。

睡吧,睡吧,好好睡。

但願傷害、咒術或魔咒,

永遠不會接近可愛的仙后;

就用催眠曲道聲夜安。

仙子用這首美妙的催眠曲,哄仙后入眠之後,就離開她身邊去辦理她吩咐的事。◇(待續)

──節錄自《莎士比亞故事集》/漫遊者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