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長江商學院會計學教授薛雲奎日前撰文,從財會的角度分析了中興通訊的財政狀況。薛雲奎認為,中興的主業根本不賺錢,這10年來公司的利潤全部源自於退稅、政府補貼和投資減持收益。

薛雲奎通過分析中與的財報發現,2017年度,中興銷售淨利潤率為4.95%。而縱觀過去10年,4.95%已是10年來的最高盈利水平。如果按10年平均來算,銷售淨利潤率僅為2.41%。如果在報表上進一步穿透,就會發現中興賺錢的難度和壓力要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仔細分析它的利潤來源會發現,即使是這2.41%,在很大程度上也都是東拼西湊的結果,主營業務根本不賺錢。

以2017年度利潤構成為例:稅後淨利潤53.86億(人民幣,下同),交納所得稅13.33億,實際所得稅率19.83%。稅後淨利潤加所得稅,還原為稅前總利潤為67.19億。

其中源於軟件產品增值稅退稅30.19億,佔稅前利潤總額的44.94%;源於長期股權投資的減持所獲得的投資淨收益25.4億,佔稅前利潤總額的37.81%。僅僅是這兩項相加,就佔到稅前利潤總額的82.75%。所以,主營業務對公司稅前利潤的貢獻不足20%。

如果把中興通訊過去10年的稅前利潤全部加起來,總額合計為262.2億元。其中處置各類股權的投資淨收益88.8億,佔稅前總利潤的33.86%;各種退稅及政府補貼收入扣減各種營業外支出後的淨額為180.87億,佔稅前利潤總額的68.98%。僅僅這兩兩相加的佔比已經達到106.79%。即其主營業務在過去10年對公司稅前利潤僅有負的貢獻。公司利潤的全部均源自於退稅、政府補貼和投資減持收益。

薛雲奎表示,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2016年中興通訊因違反出口管制條例被美國政府處罰的8.92億美元賠款,共計人民幣62.02億,也已經包含在上述營業外支出項中,已然由中共政府買單。

薛雲奎認為,從財務業績角度來說,中興通訊過去20年的努力都白幹了。所以,中興通訊目前面臨的最大困境是主營業務沒有盈利,產品缺乏核心技術支持或技術含量偏低,銷售毛利率長期低下。這次因違反美國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國技術的條例而被美國商務部重罰3億美元,或許會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