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凌晨,山東青島市嶗山區中橫街道辦山東頭村的6戶村民遭強拆,當地政府調動近千名防暴警察、城管、黑社會人員封鎖村莊,暴力強拆,二三十名村民被打傷。由於拆遷補償不合理,因此村民不願意拆遷,為此多次上訪。

4月17日凌晨3時許,山東頭村的村口全部被警察、防暴警察等封鎖,強拆人員闖進村中。五六十名村民正在一紅木家具店裏等街道辦的官員來協商拆遷問題,卻一下子闖進200餘名身著黑衣的黑社會人員。

村民辛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三點左右,來了一些公安,馬路戒嚴,也不知來了幾輛大巴士,下來一幫社會上那種人,二三百人,穿著黑衣服,拿著膠皮棍,突然沖進來,進屋也不說話,抬手就打,我們也不敢動手,打得一踏糊塗,躺地下他們都打,打得我們頭破血流,二三十人都到醫院去了。」

4月17日凌晨,山東青島市嶗山區中橫街道辦山東頭村的6戶村民遭暴力強拆。圖為受傷村民。(受訪者提供)
4月17日凌晨,山東青島市嶗山區中橫街道辦山東頭村的6戶村民遭暴力強拆。圖為受傷村民。(受訪者提供)

另一位現場村民辛女士說:「我們還沒開口,他們來了也沒開口,進門就打,見誰打誰,都打地上爬不起來,再拖到馬路上去,不管七十多歲,八十多歲都一樣,男的都挨打。拖出去按著,不讓動,按得喘不過氣來。」

據村民反映,強拆之前村民與村官協商無果,要求街道辦負責人過來談,對方聲稱晚上過來,所以五六十名村民在家具店內等,不料等來的是一幫打手。

當日晚,村民被拖出去後,辛姓村民的5000多平方米的廠房以及門市房被強拆,另外5戶有房產證的村民房子在二小時之內也被夷為平地。

辛先生表示,所有的家產全部埋在廢墟裏,損失慘重。

4月17日凌晨,山東青島市嶗山區中橫街道辦山東頭村的6戶村民遭暴力強拆。(受訪者提供)
4月17日凌晨,山東青島市嶗山區中橫街道辦山東頭村的6戶村民遭暴力強拆。(受訪者提供)

4月17日凌晨,山東青島市嶗山區中橫街道辦山東頭村的6戶村民遭暴力強拆。(受訪者提供)
4月17日凌晨,山東青島市嶗山區中橫街道辦山東頭村的6戶村民遭暴力強拆。(受訪者提供)

4月17日凌晨,山東青島市嶗山區中橫街道辦山東頭村的6戶村民遭暴力強拆。(受訪者提供)
4月17日凌晨,山東青島市嶗山區中橫街道辦山東頭村的6戶村民遭暴力強拆。(受訪者提供)

4月17日凌晨,山東青島市嶗山區中橫街道辦山東頭村的6戶村民遭暴力強拆。(受訪者提供)
4月17日凌晨,山東青島市嶗山區中橫街道辦山東頭村的6戶村民遭暴力強拆。(受訪者提供)

據村民透露,該村村長李發友是一名村霸,在當村長前曾做過牢,他借青島峰會之名進行所謂的開發,但是整體規劃一直未確定,所謂簽訂的山東頭拆遷安置協議主體方是山東頭房地產公司,是村裏自行拆遷。

該公司(名下有613畝土地),是全體村民共同的集體財產,政府確定開發用地共613畝,但是村民集體安置加綜合用地總共才得到123.9畝,剩餘489.1畝地全部被李發友私下賣給開發商,從中謀取暴利。

辛女士表示,自去年12月份以來,村長為了威逼村民簽定拆遷協議逼遷,開始斷電、斷水至今,採用各種黑社會手段,例如縱火燒房、半夜破門打砸搶等。目前只剩下75戶村民未簽定協議。

村民抵制拆遷的原因為賠償方案不公開、不公正、不透明。辛先生表示,與李發友關係好的每平方米可以獲得26,800元(人民幣,下同)的賠償,普通村民補償款則為每平方米1,000元,近26倍的差額。

辛先生說:「我為甚麼不簽,因為廠房村裏訂的價是磚混結構每平方米1,000元,彩鋼瓦則是每平方米300元,賠償太低。現在沒有個正規價格,如果跟村長是皇親國舅,就是26,800元,再關係差的是2,000元,還有1,000元,我們要求公開,公平,公正,透明,我們就要求這個,我們也不是多要。」

村民表示,他們將持續上訪,舉報村霸李發友,抵制暴力拆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