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財經媒體彭博社周一(4月9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中共正考慮推動人民幣漸進貶值,以應對中美貿易衝突。大多數金融人士表示,中共要這麼做是得不償失的,中美之間也不太可能從「貿易戰」打到「金融戰」。

彭博社的報道說,部分高層官員正研究當局準備的雙管齊下的分析文件,一部分考察人民幣貶值對中美貿易談判能起到的效果,第二部分考察為抵消美方貿易制裁對中國出口貿易的影響,人民幣貶值能起到何種作用。該計劃尚需等待最高領導層決定才能付諸實行。

消息傳出後,周一北京時間下午3時05左右,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快速走低,跌超200點;在岸跌超150點;人民幣中間價下調188點至兩周最低。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急跌穿6.31水平。

彭博社分析說,人民幣貶值也許可能幫助中共在美國普遍徵收關稅的情況下扶持中國出口產業,但貶值本身會帶來大量風險。一方面,中國企業將更難解決離岸債務高阻問題,同時也會做實了特朗普政府批評的中共是「匯率操縱」。

在中共研究人民幣貶值的消息傳出後,周一北京時間15:05左右,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快速走低,跌超200點。(大紀元資料庫)
在中共研究人民幣貶值的消息傳出後,周一北京時間15:05左右,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快速走低,跌超200點。(大紀元資料庫)

人民幣貶值 對出口拉動效應不大

高盛首席經濟學家哈祖斯(Jan Hatzius)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如果中共「壓低本國貨幣」回擊美國的話,有可能不及傷及美國,卻令自己身陷泥沼,得不償失。

他認為,淨出口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已十分有限。2017年,最終消費支出、資本形成總額和淨出口分別拉動中國經濟(GDP)增速4.1、2.2和0.6個百分點。哈祖斯表示,因為淨出口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並不高,沒有必要通過貶值促進出口來拉動經濟。

哈祖斯說,雖然短期內有可能獲得價格優勢,但不利於企業提高產品質量、提升核心競爭力,且更容易使中美貿易摩擦升級。

彭博情報首席亞洲經濟學家奧力克(Tom Orlik)也認為人民幣貶值是「不太可能成為可部署的武器」。他分析說:「人民幣貶值會將與美國的雙邊爭端(可能對雙方增長都影響不大)變成全球性的混亂——中國的所有貿易夥伴都受影響。」

人民幣貶值 恐2015年股災再現

近年來,中共高層竭力避免任何可能引發中國金融市場動盪的風險,當局甚至一度提出「金融維穩」的說法。如果人民幣貶值,可能增大資本外流壓力,同時在損害中共營造的「大國形象」同時,引發中國國內市場劇烈波動。

「貨幣穩定有助於創造宏觀經濟穩定。如果沒了,它可能會破壞市場穩定,會是2015年情景再現。」大和資本市場香港有限公司亞洲(日本除外)首席經濟學家賴科文(Kevin Lai)說,「如果他們把人民幣貶值作為(回擊美國的)武器,對中國自身的傷害將大於美國。」

2015年8月,人民幣意外貶值約2%,在資本外流的同時,引發全球市場波動。

花旗私人銀行(Citi Private Bank)駐香港的投資策略師彭墾(音譯,Ken Peng)也表示:「人民幣貶值(當武器),就像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預測:市場驅動的人民幣貶值有可能年內出現

彭博社報道說,市場驅動的人民幣走軟也有可能出現。彭博社跟蹤的分析師平均預測,2018年年底前,人民幣將小幅下跌至6.38美元。

「考慮到去年以來人民幣的上漲幅度,近期人民幣匯率有可能出現回調。」瑞穗銀行(Mizuho Bank Ltd.)駐香港的外匯策略師張懇(Ken Cheung)表示,「如果有對貿易戰的擔憂情緒波動,中共可能允許市場驅動的人民幣疲軟。但是,當局不太可能再設計一輪明顯的一次性貶值。」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常批評中共人為地讓人民幣保持疲軟。

中共把人民幣日波動幅度人為限制在中央銀行設定的參考利率兩邊各2%的範圍內,所以市場預計,即使市場驅動人民幣貶值也不可能出現斷崖式猛跌。

中共釋信號:不從貿易戰打到金融戰

中共國務院參事成松盛接受內地《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應該吸取日本的教訓,不能從貿易戰打到金融戰。

「我們既不應該引導匯率貶值,也不應放任匯率大幅升值。」他亦強調,目前人民幣並無貶值的需要。「從外部看,美國加息和稅改的短期預期已釋放、歐洲經濟復甦超預期,美元走弱也加速推動了人民幣升值。」

有分析人士表示,人民幣貶值是基於上周五貿易戰進一步升級,美國總統特朗普指示貿易代表考慮是否再對千億美元中國商品徵稅,中方「奉陪」表態造成的市場影響。

荷蘭國際集團(ING)貨幣策略師帕特爾(Viraj Patel)表示,「看起來像是中共在展示它們可部署的全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