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8日,中共山西省呂梁市前副市長張中生貪腐案開庭,由於其涉案金額達10.4億元,張中生一審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這個判決結果有些出乎外界預料,因此引起媒體關注。按照慣例,在中共十八大之後,貪腐金額過億的官員,一般都判處死緩。比如,天津前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武長順,公佈的涉案金額高達74億,是張中生的7倍,也只獲刑死緩。因此,張中生這個副廳級官員的貪腐案,被官媒稱為:十八大後首名「死刑立即執行」的官員。

張中生貪腐案件開審並被判處死刑的時間點,是習近平當局通過中共十九大和兩會進行高層權力重組之後,通過這個案件,可以觀察到中共高層的一些政治現狀,同時也透出了中共反腐表面背後的秘密。

張中生從2014年接受調查到開庭審判,歷經四年,雖然中共一貫造假成性,但從官方公佈的信息來看,張中生貪腐10億的這個數字,應該基本接近真實數額。一個中國貧困市的副市長,副廳級官員,在短短幾年時間,就貪腐金額超過10億。那麼,試想一下,在貪腐成為常態人人都貪腐的中共官場,那些中共高層掌握著更大權力和更多國家資源的官員,貪腐的數額會是多少?將會以百億、千億計。

試問,此前在中共官方公佈的,在反腐中落馬被審判的薄熙來、周永康的貪腐數額:薄熙來2千多萬、周永康1.29億,這些數字,能夠相信嗎?

張中生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從表面上看,是習近平當局面對腐敗成災的中共官場,用「死刑」向那些對抗反腐的官員發出警告和震懾,但是,中共每一個官員都清楚,如果動真格的反腐,可能大部分官員都要掉腦袋,那麼,官員能夠做的,不是不再貪腐,而是選擇貪腐如何躲過查處的方法,這樣,貪腐問題仍然無法從根本上被解決。

另外一個讓官員們感到心安的現實則是,造成中共全方位貪腐的始作俑者、中共貪腐的總教練江澤民仍然安然無恙,江澤民、曾慶紅等家族貪腐的千萬億資產仍然安全,這帶給了聚集在以江澤民集團為中心的貪腐官員們以動力和希望。

習近平當局的反腐,已經進入第二個5年任期,一個已經不算是秘密的秘密則是:習近平用反腐手段清除以江澤民集團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團,同時獲得集權,已經觸動了中共內部既得利益集團的底線,得罪了大部分的既得利益官員。事實證明,用反腐方式無法解決中共的體制性腐敗問題。這種來自中共內部的利益衝突和矛盾激化,將會更多的體現在未來政局的發展中,也將會給未來帶來更大的震盪。

因此,習近平當局要取得反腐戰役的成功,有必需的兩步要走:第一,處理中國腐敗總教練江澤民等人的貪腐問題;第二,另起爐灶,放棄中共,可以從根本上改變中共造成的體制性腐敗。中國社會也將迎來嶄新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