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3月28日證實了25日至28日的「習金會」,同時官媒披露,新任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參加了此次會見的相關活動,而這個消息則引起海內外不少猜測王岐山有可能再添一項新職務。

由於專家解讀,按慣例大陸國家副主席扮演較禮儀性的角色,本來不必參加類如金正恩這次外國高層非正式訪問活動,而王岐山的參與,說明他的分量,也說明他今後將負責棘手的外交問題。

因而外界認為,目前王岐山若要新添一個與外交問題有關聯性的現職,有可能是由「領導小組」升格的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以下簡稱外事委)的副主任。

3月29日,外事委在習金會後,曝光了現任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而外事委主任習近平兼任,副主任的人選仍然未知。如果王岐山真以普通黨員擔任這看似常委級的外事委副主任,那就再次表明一件事,就是王岐山回歸高層權力中心。

其實不管王岐山會不會再添甚麼新職務,習第二任期拉開「習王體制」序幕,已經足以說明習王關係不受外力破壞。

而成為破壞目標的習王關係主要是建立在過去五年的反腐中得罪了太多的人,王為習操盤反腐,政經領域都樹敵,陷入各種勢力的反撲,具體而言是習王這場反腐打虎中核心要員紛紛落馬的江澤民派系。

過去五年,與習王二人皆有淵源的媒體人胡舒立主持的《財新網》,客觀上也在釋出習王與江派總後台江澤民的博弈信號。

令人印象深刻的,如在曾被外界視為胡時期大總管的令計劃落馬前夕,財新網刊文「令完成的財富故事」曝令計劃的弟弟令完成早於2003年與江澤民兒子江綿恆之間的商業結盟。如在軍中迄今最大一隻「大老虎」郭伯雄落馬及宣判,財新網兩度刊發《郭伯雄沉浮》暗示郭伯雄在江澤民任軍委主席期間被一路提拔的細節,並直接帶出了江澤民的名字。

由於江澤民、江綿恆所代表的政治地位,沒有人會懷疑財新網的內容是「奉旨揭露」,包括2016年9月20日這篇報道──《「首善」還是「首騙」?》起底陳光標,並直接點出他的後台李東生和令計劃。若再結合此前陳光標赴紐約重炒「天安門自焚偽案」引發一場國際風波,這篇報道釋放的博弈信號更深層,因該偽案是江澤民嫁禍法輪功學員的標誌性事件。

很多分析,江澤民透過對法輪功的迫害而廣建個人派系與系統,讓他退休後仍維持相當影響力,架空胡錦濤十年,又在習十八大接班後多次政變奪權。

誠如知名「紅二代」、羅瑞卿之子羅宇表示,江澤民一錯再錯的根源,是他錯誤發動鎮壓法輪功,騎虎難下,為了不被翻案追究,全面安插黨羽延續迫害,繼續爭權奪利。羅宇還在他所出版的一本書的後記中如此寫道:「我支持習近平反政變,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薄熙來要殺習近平⋯⋯」

王岐山重回政壇與習近平再次合體,似乎最能表明這件事,就是兩人還要共同面對要置他們於死地的貪腐總頭目江澤民、曾慶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