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3月2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任命前駐聯合國大使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接替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上將,出任國家安全顧問。被外界公認是鷹派的博爾頓將會如何影響美國的外交政策,引發各界關注。

博爾頓曾在列根政府時期擔任助理司法部長,之後在老布殊政府時期擔任主管國際組織事務的助理國務卿;2001年至2005年,他在小布殊政府中出任美國副國務卿,主管軍控事務;2005年出任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

博爾頓曾是小布殊政府中最硬的鷹派人物,一直以來都強烈支持美國推翻薩達姆政權,主張對伊朗的核武器計劃採取強硬態度,並公開指責北韓金氏政權統治的殘酷無情和危險性,主張儘快處理北韓問題。同時他還認為聯合國應該大量裁員,清除內部腐化的官員。

博爾頓被任命為新國安顧問,對美國在伊朗、北韓、中共及俄羅斯等國的外交政策會有很大的影響。

伊朗

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3月20日和特朗普在白宮會面,重點討論了《伊朗核協議》問題。當天,博爾頓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指責奧巴馬制定的《伊朗核協議》。他說:「我認為這對美國是一個戰略性的失敗,你可以隨時修補邊緣,問題是,在豬的嘴唇上塗口紅是否真的會改變外觀?我認為答案顯然是『不』。」

在2015年7月《伊朗核協議》簽署前,博爾頓就曾在《紐約時報》上發表評論文章,說這個協議不切合實際。他在當年3月26日發表的文章中指出,奧巴馬總統在伊朗上的做法,使得本已糟糕的局勢演變到災難的邊緣。博爾頓說,過去在伊朗問題上沒有行動,但這並不是現在要犯同樣錯誤的理由。

博爾頓說,奧巴馬對達成《伊朗核協議》的迷戀充滿了不真實的氣息。忽視外交的戰略意義,這些談判已經引發了一個潛在的核計劃浪潮。這可能會導致一個徹底用核武武裝的中東。

到了特朗普執政,特朗普強烈譴責《伊朗核協議》,說其是「一個尷尬」和「史上談得最差的交易」。

特朗普還說,伊朗沒有完全遵守2015年的核協議,但卻從核協議中得到太多,獲得超過千億美元,包括18億現金,但是伊朗政權沒有用這些資金改善人民的生活,反而用來支援恐怖分子及鎮壓人民。

特朗普對伊朗的強硬態度也得到了博爾頓的大力支持。

北韓

博爾頓對北韓問題的態度也很強硬,去年8月,特朗普用「戰火和怒火」警告北韓,被一些政客指責語氣過硬。但博爾頓當時認為,回顧過去25年對朝失敗的經歷,特朗普的言詞完全正當。

博爾頓當時表示:「由於北韓過去8年在核開發方面取得的進展,我們現在處於危機之中。」美國長達25年試圖使北韓除核的政策失敗,特朗普接管的是這種失敗的局面,到了現在這個地步,能夠使特朗普用來解決北韓問題的選項已經很少。

博爾頓督促美國趕緊行動起來,不要等到最後一刻行動。

前聯合參謀本部作戰本部長申元植(音譯)周五(3月23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特朗普任用博爾頓為國家安全顧問,是向北韓傳達了「最大施壓」的信息。博爾頓善惡分明,是類似列根、布殊的人物。

「北韓不敢胡亂說話了,金正恩會苦惱的,北韓騙得了南韓政府,但騙不了特朗普總統,因為博爾頓是可以提出軍事打擊建議之人。如果金正恩真的不想放棄核武的話,會很難參加會談。」

中共貿易

博爾頓3月22日在霍士新聞中指責中共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他支持特朗普的貿易行動,他說:「它們正在竊取我們的知識產權。我們如果就坐在那裏,那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嗎?」

霍士說,博爾頓對奧巴馬政府過去沒能抑制中共擴張,任由中共長期主宰亞洲持強烈的批評態度。

報道預測,博爾頓將會強烈支持特朗普對中共施加關稅的決定。他也將會對美國的關鍵盟友及合作夥伴在南中國海爭議上給予支持,還會確保台灣的現有制度將永遠不會被中共篡改。

俄羅斯

博爾頓對俄羅斯的態度一貫強硬。在美國應對俄羅斯的敵對及挑釁上,博爾頓很可能將會起到關鍵作用。

霍士新聞說,博爾頓也可能會建議特朗普增加對烏克蘭的軍售,並施壓莫斯科結束其在敘利亞的挑事行動;如果有必要的話,還可能會增加美國在這個飽受戰爭蹂躪國家(敘利亞)中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