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

費爾班克斯是阿拉斯加內陸地區唯一的大城市,內陸區大多數地方都是無人區,生態維持得很好。人們散居在有公路或者河流沿岸的地區,原住民是印第安人,愛斯基摩人則是從俄羅斯遷移至的原住民,從海邊登陸,所以勢力範圍主要在海邊附近。

體驗狗拉雪橇

當地原住民印地安人經營的狗拉雪橇場。(徐曼沅/大紀元)
當地原住民印地安人經營的狗拉雪橇場。(徐曼沅/大紀元)

我在導遊魯爾推薦下去了一家印第安人經營的狗拉雪橇場。到時只有我一個遊客,車剛進園區,就迎來此起彼落的犬吠聲,讓我一度以為這些雪橇犬不歡迎遊客,但園主告訴我,狗吠是牠們因為可以奔跑而開心。

拉車的八隻雪橇犬各有特色,牠們不是純種雪橇犬,印地安人認為雜種犬的體力好、跑得快,雪橇犬也與我印象中肥肥的哈士奇不一樣,牠們更瘦、更健壯,跑起來更快。

雪橇很舒適,人可以靠緊椅背,緊貼在座位裏。園主站在座位後發出號令之後,八匹雪橇犬拔腿飛奔,聰明的狗狗會轉彎、閃躲樹枝,攀上高地、下坡。若真要形容搭乘雪橇的感覺,有點像安全乘坐失速電單車。

珍娜溫泉

來到阿拉斯加,自然也要去體驗珍娜溫泉。這個在19世紀因減緩探油礦者疼痛而逐漸為人所知的溫泉已成旅遊勝地。此行目標是欣賞極光,原先沒有打算浸溫泉,自然也沒帶泳衣。但漫天風雪,又是個無法觀測極光的夜晚,只好臨時起意,到24小時的沃爾瑪買泳衣,但店裏都是美國人大尺碼的泳衣,一點也不合身。在店員建議下,我買了一件短褲與T恤衫,儘管這樣浸溫泉不很舒服,但不失為一個辦法。

珍娜溫泉門票15美元,可租借浴巾與泳衣,價錢另計。不少遊客會選擇到珍娜溫泉的小木屋住宿,除了可欣賞極光,到此處浸溫泉更方便。但木屋價格不斐,而且房數有限,訂屋頗難。珍娜溫泉離費爾班克斯市區約一個多小時車程,我與兩個新認識的朋友一同租車前往,車資大約60美元。

夜晚的溫泉區有不同色彩的燈光,營造出如夢似幻的氣氛。身體進入溫泉的剎那,彷彿置身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裏的場景,大雪紛飛,但火山噴發出蒸騰熱氣,雪花落下,頭髮很快就凍成一條條,但身體仍很暖和,原來「冰火島」真的存在,故事主人翁張無忌的出生地就在阿拉斯加。

忍凍體驗「極光女士」

驅車返回市區的路上,仍不斷的望向窗外,希望能有機會遇到極光。當地人以女性稱呼極光,他們會在曠地呼喊她的到來。我在行程的第三晚終於觀測到了極光,晚上十一點多,極光開始從四面八方、以各種型態出現,有的是像龍捲風一樣在天空盤旋;有的類似雲狀,淡淡地從樹梢透出綠光;也有似銀劍、飛梭,橫空出現,但消逝的也快。

想要親眼看到極光,需要運氣和不畏酷寒的毅力。拍攝半個小時左右,雙手已漸漸失去知覺,儘管保暖裝備齊全,但寒風刺在身上還是讓人吃不消。一個小時以後,腳已有些麻木,只能靠持續跳動來維持身體活力。看到極光的興奮逐漸消失,但那種喜悅卻能讓人產生能量,繼續站在戶外,期待極光的大爆發。

有些人會選擇到極光小木屋等待極光出現。在暖氣充足的室內喝著熱朱古力,確定極光出現後再外出,但這樣似乎少了一點「追」極光的神秘與驚喜。

費爾班克斯出現的極光。(魯爾提供)
費爾班克斯出現的極光。(魯爾提供)

費爾班克斯出現的極光。(魯爾提供)
費爾班克斯出現的極光。(魯爾提供)

費爾班克斯出現的極光。(魯爾提供)
費爾班克斯出現的極光。(魯爾提供)

費爾班克斯出現的極光。(魯爾提供)
費爾班克斯出現的極光。(魯爾提供)

優遊林間看馴鹿

參觀「奔跑的馴鹿牧場」(Running Reindeer Ranch)是一位瑞士友人推薦的意外行程。兩個半小時的活動,除了近距離與馴鹿互動,還可以與馴鹿優遊於樹林中,沿著山中小徑散步,最後回到屋裏吃小餅乾、喝熱咖啡,聽風趣的女主人Jane Atkinson細說經營牧場的故事。

Jane說,一開始是她女兒想要養馬,但在這樣的氣候下,馬根本無法生存。後來她女兒又提議養馴鹿,儘管Jane對馴鹿一無所知,她們還是開始了餵養;一日風雪吹垮了圍欄,馴鹿四處奔跑,牧場的名字因此而來(Running Reindeer Ranch)。牧場的門票在50至100美元之間,隨著季節而有所調整。

*** *** ***

這次旅程收穫豐富,而且花費不多。五天四夜的阿拉斯加之行,青年旅館每晚30美金,在超市買食物的費用不到40美元,其餘旅遊行程自選,扣除機票,總花費沒有超過500美金,但卻暢遊了費爾班克斯,飽覽極地風光。所以說,窮遊也可以很精彩。(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