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當地時間3月18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再次當選,開始了其第四個任期。2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致電普京,祝賀他勝選,並建議兩位領導人不久可以舉行會面,討論軍備競賽等一系列問題。而克里姆林宮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兩位)領導人贊成發展不同領域的實際合作,包括如何確保戰略穩定和打擊國際恐怖主義的問題。」「俄方對北韓武器計畫緊張局勢緩和感到滿意。」

與之形成對照的是,在3月17日習近平當選為中國國家主席後,特朗普以及眾多西方國家領導人迄今都未致賀電。而特朗普更為反常在於其在去年10月中共十九大閉幕的次日,即主動致電習近平。在電話中,特朗普表示,中共十九大「舉世矚目」,「密切關注習主席在會上發出的重要政策資訊」,「期待著同習主席在北京會面,就加強中美合作及共同關心的國際和地區問題充份交換看法」。

此外,特朗普還在推特上寫道,他在電話中恭賀習近平「非凡躍升」,兩人亦討論了北韓和貿易兩個「非常重要」的議題。特朗普亦在接受霍士商務新聞訪問中,表示習近平是一個「很好的人」,其地位提升是中國「前所未有」,與他「關係十分良好」。

其後,特朗普訪華,受到了習近平前所未有的禮遇,並收到了貿易大單。這一切似乎表明中美高層互動良好,彼時北京官方媒體甚至發出了審慎樂觀的態度。

如果從上述互動看,特朗普更應該在習近平當選為主席後發出賀電,來進一步鞏固雙方的關係,但特朗普卻選擇了沉默。

這當然得從去年12月形勢急轉直下說起。彼時,特朗普在公佈的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俄描述為對美國構成威脅的「修正主義大國」,指責中俄「破壞國際秩序與穩定,忽視鄰國主權和法治」外,今年1月在美國國防部公佈的《國防戰略報告》中也明確提到,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個「修正主義」大國的重新崛起是美國的繁榮和安全的「核心挑戰」,尤其「中國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中國使用掠奪性的經濟手段來恐嚇鄰國,並且在南中國海對該地區的地貌進行軍事化。」

1月中,特朗普在與習近平的又一次通話中,表達了美國對華貿易赤字繼續增長的局面的不滿,並表示這樣的情況不可以持續。北京雖然先後派出了楊潔篪、劉鶴兩名政治局委員赴美商討貿易問題,但都無功而返,因為特朗普開出的減少1,000億美元的貿易赤字,北京顯然無法做到。而特朗普接連扣動關稅扳機,任命鷹派人物主導美國外交、貿易問題,更將矛頭直接指向了北京。

至於在北韓問題上,北京雖然遵循安理會決議,對北韓採取了遠較以往更為嚴厲的制裁措施,但同樣沒有滿足特朗普的要求。而金正恩在美國的強力制裁下,為了政權不因經濟的崩潰而走向覆亡,率先軟化態度,拋開北京,希望與特朗普直接會談商討北韓無核化問題。大概金正恩也沒想到的是,特朗普同意了會面要求,而這將金正恩陷入了兩難境地。

與此同時,美朝間拋開北京的互動,也讓北京惴惴不安,北京除了向安理會提交希望重回六方會談建議並在媒體再次強調其重要性外,還稍稍改變了對北韓的態度,在官媒上稱「中朝友好關係決不可受韓美日干擾」。

應該說,中美雙方在貿易、北韓問題上的分歧和北京的少作為,已然使特朗普無法再繼續忍受下去。而且,基於美國已認清中共對美國、世界構成了危險,並將以強硬姿態回擊,包括通過《台灣旅行法》,特朗普選擇不向習近平發賀電也是可以理解的。至於其不顧美國兩黨反對,向比習近平晚當選一天的普京發賀電,倒是耐人尋味。

筆者認為特朗普此舉除了意在加強美俄關係外,也是在向北京發出信號。官方報道顯示,在普京當選後不久,習近平即向其致賀電,稱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處於「歷史最好水準」。中共外交部也表示「中俄是好鄰居和全面戰略協作夥伴」,並稱普京今年將訪華。應該說,在面臨著來自美國重壓的大背景下,北京選擇加強與俄羅斯的夥伴關係是意料之中的,而特朗普電賀普京,不排除是意在破除北京的意圖。對於一再表示希望在特朗普領導下與美國加強關係的俄羅斯,也會拎得清誰輕誰重的,而北京能在中美未來紛爭中得到俄羅斯多少助力,未必能如其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