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遼寧營口市訪民劉純寶準備搭火車去哈爾濱,為協助處理反腐維權聯盟成員馬波的冤案,遭到地方警察攔截回來,次日,他又在去哈爾濱長途汽車上被截回,控制在一家小旅館裏,外面有多輛特戰隊車還有特戰隊員把守看管。

3月2日,劉純寶應馬波之邀準備去哈爾濱,協助訪民馬波處理其兒子的冤案,在路上被截回後控制在家裏。第二天他改搭去哈爾濱長途汽車,又被截回關進宏威小旅館的黑監獄裏。

3月6日,劉母擔心兒子的安全,就讓劉純寶的弟弟過去看看,弟弟劉純昌打電話給姐姐劉純蘭說他們在飯店吃飯,讓她過去。結果發生了衝突,劉家兄弟被配戴「海鷹」袖章的特戰隊員給壓倒按在地上。

劉純蘭向大紀元記者表示,「3月6日,我回去看父母,我弟弟要我過去一起吃飯,吃完飯我們要一起回家看父母,看管他的人不讓去就起衝突打起來了,後找來村長協調,才順利回家,看望完父母親我哥又被帶回小旅館看起來。」

她說:「後來我哥說他想回家,又打了一次,最後就把他帶回家看起來,現在樓下有一些人24小時看著,有些人坐在車裏,說不清有幾台車。」

劉純蘭表示,「馬波的案子我哥挺清楚的,所以請他去哈爾濱幫助處理,結果就被截回來。現在他們(政府)是你走一步他們就看你一步,你走不了。」

維穩隊的車。(訪民提供)
維穩隊的車。(訪民提供)

劉純寶和馬波都是反腐維權聯盟成員,十一年前馬波因兒子在學校被殺害一直在北京上訪。兩會前的2月26日晚上,馬波接到哈爾濱向陽公安分局長,說讓其回哈爾濱市由省公安廳刑偵總隊長接談,並將她安排住在賓館,但直到今日仍未獲安排會見。

40年前被政府人員槍殺致殘

劉純寶,營口市鱍魚圈區蘆屯鎮人,年輕時是個賣小貨的,1977冬天被政府人員開槍打傷腿在雪地裏暈死過去,被棄之不顧,後來被一個老農民發現後將他救回,但十指都凍傷斷了,為此他開始上訪,然而,幾十年了問題也沒解決。

今年全國「兩會」,遼寧當局成立專門控制信訪維權人士自由的特戰隊。令劉純寶相當憤怒,他對「維穩」他的特戰隊員說,「你們抓捕訪民抓一個准一個,怎麼抓殺人犯十年、廿年都抓不到?你們是禍國殃民腐敗份子的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