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去年通過數個制裁決議加強施壓北韓,然而某些國家或地區的監管鬆散,讓平壤當局有機可趁,在這些地區登記註冊幌子公司進行非法交易,香港是其中之一。

今年2月下旬,日本政府公佈一艘油輪的系列照片,並強烈懷疑該油輪將石油轉到北韓船舶,違反國際制裁。經查這艘油輪的船東是在香港登記的海發貿易國際有限公司(Ha Fa Trade International Co.),在香港登記的地址位於灣仔區,但是在那裏找不到這家公司,只有幫助企業向香港當局註冊的代理機構。

這種情形屢見不鮮,因為香港將自己定位為世界上最容易做生意的地區之一,任何公司都可以在香港辦理登記,不需要準備繁瑣的文件,一天之內即可完成登記。

香港是幌子公司的「安全港」

美國特朗普政府及聯合國專家表示,香港已淪為北韓設立幌子公司(front companies)的巢穴。美國財政部負責反恐和金融情報的副部長曼德克(Sigal Mandelker)今年1月到訪香港,敦促當地領導人對外「發出強烈信息」,即香港不會成為任何人登記幌子公司及空殼公司的「安全港」。

聯合國專家小組周五(3月16日)公佈報告稱,北韓利用像香港這樣的地區或國家,藐視聯合國的制裁,繼續以不法手段取得的資金發展核武及導彈項目。

今年2月美國公佈新一輪制裁北韓名單,有九家公司不在北韓境內,包括兩家在中國大陸,巴拿馬和新加坡各有一家,其餘五家公司都在香港。聯合國專家在試圖追查這五家香港公司的過程中,發現其中三家公司和北韓有關係。通過這些幌子公司,北韓人及其代理人可以掩蓋身份,在不揭露其與北韓關係的情況下做生意。

香港高偉坤(Clifford Chance)律師事務所律師Wendy Wysong說,「那些開辦幌子公司的人,相當善於利用香港歡迎商業投資的鬆散的監管規定及金融環境。」

律師:香港發佈新規定仍無濟於事

香港3月實施新規定打擊洗錢犯罪,包括更嚴格驗證指導方針,然而多位香港律師表示新規定並未解決聯合國小組指出的諸多問題。

根據新規定,在香港註冊公司依舊十分簡單,只需填寫一份表格,提供股東地址和董事的身份證件號碼等基本信息,董事可以是公司的唯一股東,而且不需要居住在香港。其它事項可以委託的服務機構代辦,整個過程都可以在網絡上完成。

專家說,北韓利用香港簡單登記註冊的漏洞,委託代辦機構在香港登記幌子公司,並以此公司的名義開設銀行帳戶、進行交易,然後再關閉公司,讓執法人員無法追查。香港有很多代辦機構是單人辦公室,數十家客戶的公司地址都登記在這個辦公室。

調查海發貿易公司 關係錯綜複雜

日本外務省表示,2月底日本軍機在東海(East China Sea)發現「鑫源18號」(音譯,Xin Yuan 18)油輪在被制裁的北韓船隻Chon Ma San號旁邊,日本當局懷疑這兩艘船是在進行「船對船」轉運石油的違法行為。

海發貿易公司在香港登記註冊的地址位在一棟大廈的23樓,該辦公室的所有者是Yirenjiaren Registration Secretary Ltd。一名在那裏工作的女性職員說,不清楚海發貿易公司是否為公司客戶。

該公司位在深圳的一名代表稱,海發貿易公司是使用同個地址的另一家代辦機構菲龍國際商務有限公司(Fei Long International Business Co)的客戶。菲龍公司的代表說,另一家自稱為「廖」(Liao)的代辦機構,請菲龍公司幫忙海發貿易公司登記。

海發貿易公司註冊內容全是虛構

華日記者深入調查,從香港公司註冊處獲得的文件顯示,唐雲輝(音譯,Tang Yun Hui)是海發貿易的董事及唯一的股東,母公司地址在中國湖北省的一個偏遠村莊耀興村(Yaoxing),沒有電話號碼或電子郵箱。

經實地調查,在這個地址上的是一棟兩層樓房屋,院子裏有碎玻璃和捲心菜,屋主唐先生說,他只是一名「水手」,對海發貿易或鑫源18號油輪一無所知。

「我在很多船上工作過,從來沒有聽說過那個」,他說。至於有關海發貿易公司的登記文件,唐先生非常驚訝地說:「他們怎麼會有我的簽名?」

32歲的唐先生說,這些文件上的中國身份證號碼是他的,登記的地址就是他從小長大的農舍地址。

唐先生說,他遺失過很多次身份證,包括2016年在上海將他的錢包遺留在一艘船上。他說,他都是在中國船上工作,每年掙8,000美元到9,500美元,從未擁有過船隻,也未曾去過過香港,或者參與和北韓貿易有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