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的年俗中,春聯傳遞了迎新納福的新年味兒。北宋王安石《元旦》詩云:「爆竹聲中一歲除,東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爭插新桃換舊符」。新年頭的爆竹聲聲,若少了「桃符」、「春聯」妝點門楣將少了多少年味?

門神桃符淵源久

桃木能辟邪古人早知道。據《風俗通》,除夕在門戶上裝飾緝拿妖魔鬼怪的桃人神像,是東漢時的風俗。到了南北朝,以桃木板上刻畫神人就成了「桃符」,新年正月初一日掛在家門兩邊,左神荼、右鬱壘。這神荼和鬱壘「桃符」又有個名稱叫「門神」,辟邪保佑一家平安。一般傳說「桃符」是春聯的源起。這桃符實質上是畫,就是一種年畫。

敦煌的考古發現中,有類似楹聯的唐代古文物遺跡,但是考證結果,還不能證實為春聯。歷史上有記載的對聯式的春聯,要到五代時才出現。

延祥詩春帖子 賀新年

春聯(大紀元)
春聯(大紀元)

古代翰林學士進獻給皇帝的「延祥詩」,貼在宮中各處樓閣亭台又稱「春帖子」,形制、內容很多種,記事、規諫和祝頌等等性質都有。祝頌的「春帖子」成了「春聯」前身。

《宋史.志第十九.五行四》記載,建隆(宋太祖年號)年間,後蜀孟昶(公元919-965年)每在除夕,「命翰林為詞題桃符,正旦置寢門左右」。建隆末年,因為不滿意翰林學士的題詞,孟昶就自筆題了「新年納餘慶,嘉節號長春」的對子。一般認為這一副桃符就是春聯的前身。

宋代非常盛行「延祥詩」。例如這帖賀新年的《皇帝閤春帖子》(宋‧衛涇),就類似「春聯」:

芳意傳梅信 東風到柳邊。

王春在除夜 明日是新年。

文士間也有擬春帖子的遊戲之作,像這帖《次韻謝兄立春戲擬春帖子 其四》(宋‧方岳)前半聯對句,儼然就是一副「春聯」:

天與君王共一仁,只將仁與物為春。

橫批 兩宋的天行貼兒

順天行化,天官賜福(宋碧龍/大紀元)
順天行化,天官賜福(宋碧龍/大紀元)

兩宋流行的除夕貼「天行帖(貼兒)」、「行帖子」,就是貼在門楣(天行)上的橫批,就是現在春聯的橫批。《東京夢華錄》記述市井近歲節印賣「行帖子」,《乾淳歲時記》和《武林舊事》都記載除夕「貼天行帖(貼兒)」財門於楣」。(註1)其中「財門」指的就是「鈍驢柴(財)門」、「回頭鹿(祿)馬」春貼,為主家帶來財富。(見註1)「鈍驢柴門」已經失傳,後人以蝙蝠招「福」的春貼則常見。

北宋王安石《元日》詩:「爆竹聲中一歲除……爭把新桃換舊符」。宋代時,新年掛桃符的習俗流廣,但是那時的桃符還不是紅紙寫的春聯。南宋末年都城臨安風俗志《夢粱錄》記載除夕「釘桃符」:「士庶家不論大小家……換門神,掛鐘馗,釘桃符,貼春牌」。由此可見,桃木的桃符還是普遍於民間。

春聯何時普及百姓家

春聯在明代推廣到民間,成了中華特色年俗(容乃加/大紀元)
春聯在明代推廣到民間,成了中華特色年俗(容乃加/大紀元)

紅紙寫上春聯、普貼千門萬戶是在明代,那時民間有稱「春聯」,而官府行文仍稱「桃符」。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喜愛微服出行觀賞春聯,他下詔除夕前無論公卿士庶家,都要在門上加貼桃符一副。陳雲瞻《簪雲樓雜說》記述:「明太祖都金陵,於除夕前詔公卿士庶家,門外悉加春聯,帝微行出觀以為樂」。

再看明代北京風俗記《宛署雜記》的記載,可以明瞭明代朝廷積極提倡春聯,從中央下及各地方的實況。明朝明令各官府,從中央到地方府縣在上任時、新年時都要貼桃符、門神;其它如土地祠、後宅門等處在新年也要貼「桃符」。甚至連貼多少副、公庫給開支多少錢都有詳細規定。(註2)

顯然,明朝因為朝廷的力量推展了春聯普及各方。明代的文學著作《西遊記》、《儒林外史》中都提到了「春聯」。明代官吏、詩人也有仿效明太祖看春聯的時尚。萬曆二十年進士、知名文學家、大膽革除弊政的袁宏道,在《己亥元日晨起》的迎新年活動就是拜聖人、與同署的官僚一同「騎馬看年對」(「年對」就是迎新年的春聯):

鷄鳴拜聖人,同官六七輩。……官卑心亦暇,騎馬看年對。

清代「春聯」盛行

台灣台東百人寫春聯的活動(吳春燕提供)
台灣台東百人寫春聯的活動(吳春燕提供)

從明代至清代,「春聯」大抵代替了「桃符」的說法,「寫春聯」在一整個臘月(黃曆十二月)都很熱絡,烘托過年節景氣氛。

《燕京歲時記》記載一入臘月,文人墨客執筆、圖潤筆過年的熱況。(註3)

寫好的春聯,甚麼時候黏掛呢?清朝習俗,祭灶神之後就可以黏掛了。門楹上掛上春聯,好像換了新衣、將冬天的氣氛轉成春,千門萬戶果然是煥然一新的景象。

賞春聯欣然之餘,是誰設下了時間一點一滴把年歲轉換了?歲歲年年聯相似,聯聯歲歲年不同……

人間說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佛家則說行善積福。有副春聯對子這樣說:「積善之家長餘慶 向陽門第早逢春」,有宋一代都頌「順天行化」,證諸天地,亙古常新。

迎新迎春,春風送暖,萬里乾坤一夜新!福贈諸君一聯:

歲歲年年報平安(橫批)

戴德天地久士農工商樂厚土

積善宅福長家戶城鄉慶有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