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昌齡的好友辛漸準備北上洛陽,詩人特地陪伴著他,直送到潤州,在芙蓉樓作別。

〈芙蓉樓送辛漸〉

寒雨連江夜入吳,

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陽親友如相問,

一片冰心在玉壺。

夜晚,淒寒的秋雨和吳地江天連成一片,

清晨裏送別客人,只見那楚山形單影孤。

如果你到洛陽遇見親友問起我近況,

就告訴他們:我的心依舊純淨如玉壺一般吧!

這是一首送別詩,卻只有淡淡離情,反過來將焦點集中於對自我的陳說。

詩句中沒有關心對方的前途遭遇,也沒有噓寒問暖的致意,倒是急急想起了自己可能受到的關注,並囑託友人要如何幫忙傳述。

王昌齡真的沒有依依不捨之情嗎?

其實這首詩不只寫詩人自己,更寫出了對於辛漸的期勉與相知。

首二句表面寫景,實則流露了真情;「寒」、「孤」二字,暗示了好友離去後的清冷孤寂;而這連江的寒雨,孤峙的楚山,又像詩人自己波折不斷的人生,與獨立堅韌的性格投影。

王昌齡是一個極具俠客氣息的人,據《唐詩品》記載,他不拘小節,甚至有些狂放,「高才玩世,流蕩不持」,還得罪了一群當路者,「謗議沸騰,兩竄遐荒」(《唐才子傳》),鬧得聲名被毀謗。

詩人寫這首詩時是否正遭遇謗毀誣蔑,不得而知,然而「一片冰心在玉壺」一句,道盡了他高潔的心志與堅持,餘味無窮。

辛漸是何許人,一直是個謎,但王昌齡為他做的詩便有三首,可見兩人意氣相投了。為了送別辛漸,王昌齡特地從江寧前來,直作陪到潤州才道別,這番情誼已無庸置疑。

「洛陽的親友如果問起,便告知我的品格依然純淨,我的心依舊玉潔冰清吧!」

這句看似明志的話,又何嘗不是對於辛漸的叮嚀囑託?

既是同類人,恐怕辛漸你此去也是波折難免的人生吧?在污濁險惡的環境中,不管經歷多少誤解頓挫,千萬別忘了,要保持自己最初的志願,「一片冰心在玉壺」呀!

全篇跳脫一般送別詩的小我離情,轉而觀照生命的價值與高度,一片冰心,鑒照天地,王昌齡無愧於「詩家天子」的氣度與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