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中共兩會的「富人俱樂部」都受到外界關注。追蹤中國富豪人群財富情況的胡潤報告顯示,出席今年中共兩會的超級富豪人數明顯減少,但他們的總財富卻增長近20%。有分析認為,中共兩會除具花瓶功能外,還有政治賄賂功能。

換湯不換藥

3月2日,胡潤研究院發佈了《兩會中的上榜企業家報告2018》。報告顯示,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中,有152名身價超過上榜門檻20億元人民幣的富豪代表,比上一屆減少了56位。

報告還顯示,儘管出席今年兩會的億萬富翁人數減少了不少,但他們的總財富卻達到4.1萬億元人民幣,比去年3.5萬億的總財富增長了近20%。

德國華人版《歐華導報》編輯彭小明向大紀元表示,「富豪人數少了,財富卻增加了,說明換湯不換藥。」

彭小明分析,中國不是自由市場經濟,「這種運作在政商勾結的情況下會很快積累財富,使某一部份人迅速成為億萬富翁的可能性加大」。

世界南蒙古議會主席席海明分析,在中國,靠個人奮鬥成不了富豪,都是有官商背景,而權力的集中也加速了富豪財富的集中,「財富集中到現任的官員,或與掌握實權的官員有密切聯繫的一小撮富豪手中」。

他說:「而(富豪)人數減少,財富增加,一個是商業上的吞併,大魚吃小魚,大魚更大了,財富更集中了。」

不只是花瓶 兩會還具政治賄賂功能

彭小明認為,中共兩會即是花瓶,「因為代表不是人民投票選舉出來的,是黨指定、安排各佔多少比例,所以不代表真正的民意,是一種虛偽的擺設」。

他表示,兩會也具有政治賄賂功能,「從報告看出,兩會(代表資格)又被(中共)利用來作為一個地位,或者是一種獎賞,給他們所指定的那一部份黨政所需要的人,給這些人一個所謂的虛晃的社會地位,由黨和政府來分配其利益,是一種政治上的賄賂,這是非常骯髒和卑鄙的。」

胡潤百富報告指出,超級富豪在本次兩會版圖上大洗牌。相較於過去,各房地產商業大佬,如復星的創辦人郭廣昌、龍湖吳亞軍等已紛紛退場。

而IT電商不斷擴軍,全球華人首富騰訊總裁馬化騰及小米總裁雷軍均連任全國人大代表,阿里巴巴首席技術官王堅也躋身人大。在政協方面,除百度董事長李彥宏連任中共全國政協委員外,京東劉強東、網易丁磊、360集團周鴻禕、搜狗王小川等則晉身政協委員。

網路電商巨富增加的背後

席海明稱,「網路信息是向世界擴張的一個重要的、必要的手段。」

席海明分析,現在網路監控已經由國內走向海外,和這些網路富豪追隨國家向外擴張的政策密切相連,「他們得天獨厚,有國家國庫充足的資本支持,財富更向他們傾斜集中,這一趨勢在今後還會加強」。

席海明認為,這些富豪專門為中共提供軍糧,或當錢袋子,「因此,這一批富豪不是一個獨立階層,還是一個寄生依賴權貴的階層」。

反映出政經風向

報告引述胡潤百富董事長兼首席調研員胡潤的話說,今年是五年一次的換屆,「百富榜」上榜人數雖比五年前增加超過一倍,但入列本屆全國人大或政協的企業家人數是五年來最少的。

對此,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表示,富豪減少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很多民營企業家覺得在政治上跟中共周旋風險太大,很可能用各種方式悄悄退了出來,「我們看到的表面露出來的、顯露出來的富豪在減少」。

「富豪代表減少的原因與反腐有關。」海明對大紀元說,「每一個倒台的官員都會帶出一批行賄受賄,或者支持他、做他錢袋子的富豪們,在反腐過程中,很多官商勾結的商人被打下去了。」

席海明說,「另外,當局現在強調革命性和階級性,所以有意識要提高工人、農民、軍隊等其它行業的代表的比例,這也是一個原因。」

他認為,由於官員的倒台而讓腐敗的富豪們隨之落馬,在這個過程中,「等於給另外一些與現政權有硬關係人開闢了市場,或幫他們把市場奪回來,這樣他們的市場又大了,他們的財富就更集中了、更有錢了」。

據媒體報道,「明天系」掌門人、資本大鱷肖建華2017年1月從香港被帶回大陸協助調查。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近日因涉嫌經濟犯罪被起訴,其集團在幾天前也已被中共保監會接管。除此,2017年海外並購巨頭幾乎「全軍覆沒」,包括安邦、海航、萬達、復星無人當選代表委員,反映出政經風向。

隱形富豪財富增長更快

最新發佈的《胡潤百富榜》顯示,152名富豪中,全國人大代表騰訊創始人馬化騰以2,950億元人民幣的財富,身價最高,成為中國首富;第二名為全國政協委員恆大的許家印,身價2,600億元;第三名為李兆基的兒子李家傑,身價2,150億元。

謝田還表示,真正增長財富的是那些隱形富豪,「那些表面不是富豪的人,或者潛在的富豪,或者不那麼拋頭露面的那些富豪,他們可能是真正的共產黨的既得利益集團,他們的財富、份額實際是在增加。」

謝田認為,這實際反映出中共既得的經濟利益集團暗地加快在攫取中國的財富,「也就是說,5年以來財富增加了很多,但是他們又變得那麼隱晦一點,不那麼顯山露水了。」

脫離人民 兩會是富豪的盛宴

兩會中的「富豪俱樂部」在中共特色的反腐中「船頭變換大王旗」,但據彭小明的觀察,中國老百姓從來不關心兩會,「包括我的同學、親朋好友對兩會開不開、有何議題和爭議根本不關心,覺得與他們沒有相干,對兩會沒興趣。我認為,這正好說明兩會是完全脫離人民的,跟人民的利益沒有直接的關係,而富豪卻被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