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集團獲得中共當局資助的消息日前再次獲得證實,相對於近來另一家被中共接管的安邦集團的不同結局,海航何以能獲得中共資助,業界人士對此從不同角度揭示了背後的原因。

早在2月24日,《明報》曾經報道說,中共銀監會以「窗口指導」形式通知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及中信銀行繼續向海航集團提供營運資金,但不要加速提供貸款。中信銀行則於本月初與海航簽訂戰略合作協定,向其授信200億元人民幣。

3月5日,《華爾街日報》的報道再次證實了這個消息。報道表示,今年2月初,多位中共政府官員在北京與海航集團高管會面,討論該集團財務狀況,國有銀行的代表以及海航集團總部所在地海南省的省長也出席了會議。政府官員在會上示意銀行繼續為海航集團提供貸款,避免可能導致該公司或其子公司出現債務違約的行動。不久之後,海航獲得中信銀行貸款,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也向海航集團提供了新的信貸安排。

而在不久之前,中共當局還接管了在全球大肆收購資產的安邦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海航集團同樣是在海外大舉收購而且財務問題越來越嚴重;同樣是在去年6月份一起被中共點名的公司,海航為甚麼就可以受到中共的資助,而安邦卻被中共接管了。

首先,海外分析人士文小剛認為,海航集團與中共當局的關係密切。海航和銀行界人士開會,當地最高行政官員海南省長都為其站台,另外海航重新獲得銀行貸款的指令絕不會來自銀行本身,是從更高一級甚至最高層下來的。因為當初也是中共高層授意清查這些公司。

其次,有分析認為,海航已經到了大到不能倒的地步。《自由時報》3月5日的報道認為,中共當局暗助海航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海航系公司內部貸款關係複雜,可能對中國金融系統構成重大風險,而對比之前接管安邦集團,中共當局很可能擁有一份「大到不能倒」的企業名單,而海航可能就在其中。

《明報》曾表示,國家開發銀行航空租賃部門負責人1月表示,海航集團擁有穩健的航空業務,若出了問題誰都無好處,有意在某個時候介入及伸出援手。

評論人士文昭對此表示:「海航這樣的企業巨人垮掉,會給中國的銀行帶來多大的壞帳壓力?除了圈內的人,我相信也沒有人能心裏有數。」

再有,有業界人士表示海航是中共黨產,誰也不能碰。

今年2月中旬,海航集團在黃曆新年前兩天向員工發佈了一份備忘錄,備忘錄表達了對習近平的擁戴。這種做法在中國國有企業中更為常見。備忘錄還宣稱,海航集團是一家屬於人民的企業。

而原定2月8日在《南方週末》發表的兩篇報道《海航又鬧錢荒》及《海航危機》突遭臨時撤稿,隨後又傳出消息稱該刊總編被免職的消息。

該報道表示,對海航旗下公司的「高負債、低收益併購,擴張經營的風險」,多家券商及研究機構都視而不見,令人不解。報道描述了海航旗下的「天海投資」以「空手套白狼」式的跨境併購,使得總資產在兩年內,暴漲18倍,從人民幣127億元膨脹至2314元人民幣。

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認為:「南方週末之所以自刪稿件,按照以往對中共媒體的了解,我覺得它應該是受到了上面的壓力。因為海航背後的政治背景是非常深的。8號那天撤掉了這個稿件,9號中信公司就有二百億元支持海航的協議。」而海外不斷地有人揭它老底,在其醜聞滿天這樣的形式下,還有中信銀行來支持它,「然後這樣一個深度報道被拿掉,從這可以看出,實際上它背後的這個政治背景非常的深厚,有保它的因素在」。

中國歷史學家章立凡分析猜測,海航是中共的黨產。他在推特上表示:「若非超級黨產,能否獲此超國企待遇?」

去年6月,海航、萬達、安邦、復星四家民營公司涉嫌以內保外貸的方式轉移資產至海外而被中共點名,隨後大陸銀行奉命掐斷了對這幾家公司的貸款。

隨後,萬達在過去9個月賣掉了40多億美元的海外資產及大陸80%的資產,並承諾投資重點轉移至大陸;海航也甩賣海外資產,尤其是進入今年以來,海航加快了甩賣資產海外的腳步;安邦則被中共接管,前董事長吳小暉被起訴;復星去年宣佈將把投資重點轉移至大陸,其近來收購了兩家歐洲時尚品牌,似乎顯示其已經度過危機。四家民企的命運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