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的修憲建議,特別是國家主席任職無限期的建議繼續引發關注。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認為,文化大革命後中共高層對10年浩劫「痛定思痛」,有學者在1979年胡耀邦主持召開的「理論務虛會」上首次提出應該「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務的終身制」。現在中共修憲是希望自己的領導人無限期執政。

中共中央建議全國人大廢除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制激起民間強烈反響。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中共十三大檔起草小組組長鮑彤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共產黨和國家領導人職務終身制的問題,在40年前的文革結束後已浮出水面。

鮑彤說:「文化大革命以後,很多幹部、領導人痛定思痛以後,就覺得領導人權力沒有時間限制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想去限制。廢除領導幹部終身制一開始第一個提出這個問題的是,我記得是1979年務虛會上嚴家其(社科院政治研究所所長)提出的,當時黨內領導人對這個問題採取慎重的態度,不敢肯定,也不敢否定。第一個肯定的,我記得當時是鄧小平」。

1979年2月,時任中宣部長胡耀邦主持「理論務虛會」,嚴家其在會上提出「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務終身制」,得到了鄧小平的肯定。但卻被鄧小平當作打擊毛澤東接班人華國鋒的工具。

鮑彤說:「大家都認為,鄧小平當時是開明的,後來大家知道實際上鄧小平拿這個東西作為一根棍子,把華國鋒打下去。但是鄧小平上來以後,他是戀棧的,他不願下台。他幾次說下去,實際上是在開玩笑,只是叫別人下去,而他自己不下去。他真正的實力在於軍委主席」。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2月25日發表評論文章引述「權威解讀」稱:修憲有助進一步完善黨及國家領導體制,並不意味恢復國家主席終身制;並聲稱「中國已成功解決國家領導層有序更替問題」。

對此,鮑彤說,鄧小平給現在的領導人留下榜樣:

「所以這也就給現在的人留下了榜樣,就是說話可以不算數的,可以在嘴邊上說不要終身制,或者嘴邊上既不說不要終身制,也不說要終身制;但是實際上廢除任期的限制,權力在空間上無限大,時間上無限長,包羅一切。實際上給現在修憲提供了一個範例」。

鮑彤說,在憲法序言中,寫入了前幾任領導人的思想、理論等。很難描述習近平繼承還是反對了他的前任:

「實在說不清楚,習近平思想也放在憲法序言,鄧小平思想也放在憲法,鄧小平如果說是反對終身制的,那現在取消任期制變成反對鄧小平思想。那就是說,儘管鄧小平理論已經寫到憲法裏面,但仍然是沒用的,仍然是可以否定的、可以不執行的。也可以做這樣的解釋」。

鄧小平在其晚年雖先後退出政治局常委及辭去中央軍委主席職務,但其垂簾聽政的執政手段可謂從未放棄手中的權力。鮑彤說:

「現在有人繼承了鄧小平的遺產,更繼承了鄧小平的實質。從歷史上來說,哪一個共和國的國家領導人是可以終身制的?唯有中國。那麼就認為中國是一個特殊的國家。因為中國共產黨希望自己的領導人永遠執政,因此改成這樣一個憲法」。

鮑彤表示,中國共產黨的初心就是把堅持的「偉大的歷史使命」,公權力永遠抓在自己手中。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