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屆平昌冬奧會2月25日落下帷幕,挪威以總獎牌數39枚成為本屆冬奧會總冠軍,德國、加拿大和美國緊隨其後。而中國最終以9枚獎牌名列16。

2月25日,平昌冬奧會最後一個比賽日,本屆冬奧會比賽的102個項目全部結束。挪威最終以14金14銀11銅、總獎牌數39枚超過14金10銀7銅的德國,成為本屆冬奧會總冠軍。排在第三位的則是加拿大,金銀銅的獎牌數量分別是11枚、8枚和10枚。

此前,讓中國粉絲失望的中國隊終於在22日晚的短道速滑500米項目中獲得本屆冬奧會的首枚金牌,而最終以1金6銀2銅9枚獎牌數排名16。

圖為平昌冬奧會閉幕儀式。(Andreas Rentz/Getty Images)
圖為平昌冬奧會閉幕儀式。(Andreas Rentz/Getty Images)

外界認為,夏季奧運會上中國是一個體育大國,拿到了很多金牌,但冬季項目情況卻不同。

對此,前中國國家男籃隊隊員陳凱向大紀元表示,在中國,體育幾乎都是國家性質、官方組織的,沒有民間愛好的真正體育基礎,也不像西方有大規模的民間組織及商業資助的系統來支持,「在中國一些高難度的項目或根本就沒有,即使有,但要想取得成績也是很困難的。」

「比如高速的那些項目,如滑雪、跳台飛躍需要相當的勇氣挑戰自己、挑戰人類的侷限,而中國的現在文化是為政府服務的文化,人們很少去真正挑戰自身的能力的限度,在中國專制文化裏不存在。

「大部份運動員都是在裏面完成任務、為將來找出路,這樣的動機是反體育精神的,真正的體育精神是自我的愛好,能夠在這個運動中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及意義。」

陳凱說,在中國,有天賦的人被國家選上,「然後拔苗子,使你脫離家庭和父母,每個人都被教化成政府的一個工具,獲得獎項的時候都講,感謝領導的栽培,從來沒有感謝自己的父母,因為脫離家庭,所以你感謝的時候也想不到你的父母,這些整個都是跟西方是相反的。」

另外,外界質疑,本屆冬奧會中共當局在賽前的動員令是造成運動員不能獲得金牌的原因。

冬奧會開幕前黨媒新華社報道,大陸代表團抵達平昌後成立臨時黨委,並開會告誡運動員,要把「黨領導一切」體現在參賽過程當中。

海外中文媒體引述中南海知情人的話說,冬奧會中國代表團先前持續「金牌荒」,運動員們所有的壓力就來自「黨指揮」。

首次參加冬奧會、獲得花樣滑冰雙人滑銀牌的隋文靜向媒體表示,她非常緊張,「化妝的時候我都哭了,太緊張了。」她知道人們等待他們拿金牌。

加拿大籃球訓練營教練鞠濱對大紀元表示,中共一向強調黨性,泯滅人的存在及其價值的存在,做法違背體育精神。「中共的奧運戰略是一個非常極端的,違背體育精神或者說體育道德的,所以不管拿多少金牌,我都覺得對中國體育不是一件好事情。」

鞠濱告訴記者,他曾聽聞一位前女子速滑冠軍說,「領導對她們有指示,如果你被取消比賽,在那種出錯的情況下,你一定要拽2個人下來,這個是領導給她們的任務。」「類似的還有中國的國家籃球隊教練教球員說,『你防備不了他,你傷腿呀。』」

鞠濱指出,這是一個反面的、違背人性的教育手段,「可怕、不恥。如果帶著這麼骯髒的心態去獲得一塊金牌,是很恐怖的事情。」

他說:「體育是甚麼?體育是一種教育,是一種道德,是人釋放善意與良知的一個方法或者手段。而體育精神超越體育,它主要的兩個最普通的價值就在於公平和尊重。」「你人心都見不得陽光,都是黑暗的,這就歪曲了體育的真正意義。」

鞠濱說,中國夏季奧運會拿到那麼多金牌,只是一個數字,或者是一種扭曲的民族主義的心態。「拿了那麼多金牌、奏了國歌那背後是甚麼?支撐它的是甚麼東西?僅僅是幾套房子、全家城市戶口?中共就是用這些物質獎勵與體育緊密掛鉤,因此體育很難得到真正的發展,因為這不是一個正常激發人的辦法。」

他說,中共不懂得體育道德和體育精神,「加拿大的運動員參加比賽是自己背行李去的,學校是自己停學去參加比賽,也沒甚麼獎金。中共把體育做成一種很畸形、違背道德和體育精神的,所以金牌的多少不能夠確定國家體育的強弱和民族的強弱,這種標準完全是錯誤的。」

鞠濱認為,在中共的教育下,中國一代一代的體育運動員已經不懂得體育的精神和含義,「所以他就覺得競技體育就是拿獎牌,所謂的為國爭光,但體育有一個體育道德,體育精神,跟為國爭光完全沒有關係,體育表現的是個人及其價值,獨立性、意志力這些精神。」

鞠濱說,「要恢復中國人的體育精神,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此次平昌冬奧,日本獲得4金,成為新的亞洲霸主,南韓拿到5金排名第二,中國則從亞洲霸主下滑到亞洲第3,相信4年後的北京冬奧會,中國隊壓力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