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每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律政司司長或大律師公會主席致辭時皆強調法治對香港的重要性,惜近年來多起事件,令港人憂慮此基石被動搖。

戴耀廷認為,香港法庭相對而言仍比較獨立,但港人也不能天真地以為法官可以幫香港「頂住」法治,「最震動是廣場三子案,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講的甚麼『一股歪風』,令人覺得我們的法庭也失守。幸好終審法院某程度上撥亂反正。」他認為法庭在威權政府下,可以做的事有限,面對壓力仍要靠民間的聲援:「法官憑穿著一件袍,就能頂得住黨委書記來跟你說話嗎?」

面對法治遭受的衝擊,戴耀廷強調守護法治人人有責,不能僅靠一班法律精英去頂住,「關鍵反而是每一個香港人,肯不肯去就這些問題發聲和做我們應該做的事。」

他認為,香港首先必須建立自己的法治文化基礎,因為這是一場「法治的論述戰」,「官方擁有整個傳媒機器,不斷宣傳法治就是守法而已,破壞社會秩序,搞搞震的人就是破壞法治。」他說長遠而言要推廣法治教育:「讓香港人更多地明白為何法治不可能只是守法,而也需要制衡,需要保障權利。」

他指,守護香港的法治,是一場漫長、崎嶇、艱難的路途:「但如果你不做些事,滑落的速度會更加快。我們要頂住。」

他認為,香港的法治離不開中國的法治,中國內部不改變,香港的法治會一路被蠶食下去,但港人仍要撐住,「我們對法治的堅持,可以成為一個種子,可以在整個中國大地上維持著一個很堅定守護一種制衡權力,保護基本人權的法治的想法,起碼在香港這個小地方保住。到了某些機會時,可能會在整個中國大地開花結果。守住(法治)的原因既是為了自保,也是涉及到整個中國的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