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年假期間雖讓缺錢的海航集團很難過,但相比之下,恢復上班後要面對的償債現實則讓其更難過。只因在資金鏈上曾經難得「缺錢」二字的海航系,在前臺掌門陳峰上個月對外媒路透社承認公司出現流動性難題時,就被認為今年的海航會很缺錢。

曾有媒體報道「破譯陳峰」:所謂海航奇跡是「借錢」借出來的。也就是換做以前的海航,面對資金短缺,借新還舊,找銀行就是。但現在的問題,還不在於銀行是否雨天收傘,而是海航能否繼續飲鴆止渴。

從以前陳峰在媒體報道上的形象,就是找銀行貸款時總是「無往不利」的。

例如《時代人物週報》2005年9月19日一篇報道,其中一段原文提到:據陳峰回憶,當時尋找擔保銀行時,因為銀行不懂,他就⋯⋯(此處陳講了一個故事、算了一筆帳,內容省略)。於是上海一家銀行動了心。雙方商定使用固定利率結算貸款,僅此一項銀行就淨賺100多萬美元。銀行很高興,問到反擔保對像是誰?陳峰表示,如果還不起錢,就以飛機抵債。作產權登記時,銀行自動將本屬於自己的飛機劃在了海航的帳上。

從上述可知,陳峰為海南航空拿到第一筆銀行貸款,這筆融資銀行是按照抵押貸款做的,可是海航抵押給銀行的飛機產權還是放在海航帳上,即第一家給海航貸款的銀行,上海這家銀行的這個做法,相當於「不僅借錢給你,還首先把抵押品交還給你」。

其實在中共治下上述情事不足為奇,陳峰進出金融機構,被指其「海南省省長航空事務助理」頭銜成為銀行高層座上賓。如果從海航1997年在上海證券交易所B股市場上市,獲幾家銀行數十億元信貸額度反推,這第一家給海航貸款的銀行應該是中國銀行上海分行,時任行長是劉金寶。

早期新聞顯示,與海航密切合作的銀行,除了中國銀行、中國工商銀行,還有中國建設銀行。

在媒體報道上,海航跟建行的合作中,有一個不得不說的故事是,2001年12月為海航購買飛機提供貸款與擔保額度的問題,陳峰曾找上建行時任行長王雪冰給予「關說」。當然這不是陳、王兩人第一次如此互動。因為在這件事情之前,陳峰曾為感謝王雪冰對貸款的支持,在1999年和2000年,先後送給嗜好名表的王雪冰價格高昂的「伯爵」和「百達翡麗」。

此事在後來王雪冰一案宣判時也獲得證實,媒體披露判決書,在王雪冰所受賄賂中,包括海航旗下海南興隆溫泉康樂園有限公司贈送的一塊名表。

而在王雪冰落馬的2002年初,陳峰也銷聲匿跡數月,當時被媒體猜測是因為原中國銀行行長王雪冰一案而避走美國。而法院並未繼續追究海航相關責任,於是2002年5月,陳峰再次出現在公眾面前。

王雪冰是中國銀行原行長、建設銀行原行長,被指一路攀升是因為他是江澤民家族的「錢櫃子」,有一件事無從考證,卻也堪稱傳聞生動的寫照,據稱,江每年過年都會在家中設宴邀請約20個「知己」聚會,而已成江密友的王雪冰夫婦必然到座。

今年2月14日年三十晚上,郭文貴大爆江澤民家族是世界首富,其家族控制的「盜國」資產高達5000億美金(約3萬多億人民幣)

事實上,早在十幾年前,海外盛傳,江澤民為了留退路在十六大前轉移巨額資金,而為江搬錢的即被指替江坐牢的兩大行長——王雪冰、劉金寶。外界普遍認為,江澤民上臺以來,就開始了中共最腐敗的治理,把利益最豐厚的國有企業讓其家族和親信把持,幫江澤民父子掏國庫裏的錢。當然,類如王雪冰的「錢櫃子」,江澤民家族不只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