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習當局「打虎打蠅」的反腐運動中,大批中共官員落馬被查,而隨之官媒對這些官員的揭底報道,讓民眾一觀中共官場的醜惡。日前,陸媒盤點了中共貪官「舌尖上的腐敗」。

《法制晚報》2月20日的一篇報道中稱,一些貪腐官員鍾情於吃喝,諸如鱷魚尾巴、龍蝦、鮑魚、海參、東星斑魚、佛岡農場豬肉、魚翅等,都是他們的「盤中餐」。

據中共官方資料顯示,中共河北省委原書記周本順熱衷於接受各類宴請活動。調任河北後,在供其居住的面積800多平米的二層小樓中,住著兩個是從湖南選的廚師,專門為了照顧周的口味。樓中服侍他的廚師、保姆等人,兩年多來工資達到上百萬元。

中共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陳安眾只喝5000元以上一瓶的洋酒,經常在賓館玩到凌晨三四點。據江西省萍鄉市官民反映,「陳書記有個毛病,愛喝酒,喝完酒還喜歡找女孩子跳舞、去桑拿洗個腳⋯⋯」

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原董事王天普一頓飯喝掉8瓶茅台、7瓶紅酒,消費4萬多元。

天津市醫藥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張建津,怕被拍照留下證據而「隱蔽吃喝」,發明了「礦泉水瓶裝茅台」。他還吃活的龍蝦、鮑魚、海參、東星斑魚⋯⋯

有一次張建津到香港開會,還曾品嚐過私企老闆為他安排的「鱷魚尾」晚宴。張建津還說,「(那條尾巴)差不多的有一米,當時擺的是整個帶形的,也很好看。」

上述中共貪官堪稱「吃貨」,但跟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比起來,還不是一個重量級的。

香港《動向》雜誌曾披露,江澤民2012年在上海居住150天,除其住宿、交通等開支由市政府列作行政開支外,僅宴請簽單就高達237.7萬。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江澤民身邊的一位高官透露,江吃的東西,「除了珍禽異獸外,還包括蝗蟲、龜蛇、蠍子、鱷魚、耗子崽,甚至還有高價從越共取來的人腦,以及不時輔以冰毒類的藥品『提神換氣』。」這些一般人一看到就感到全身噁心的東西,「江吃起來卻很自在」。

據《外參》文章披露,近年來,江澤民曾多次被傳或被報病危,有一次是吃了有寄生蟲的甲魚裙邊。江每次回揚州,都要品嚐當地的野生甲魚特供,「尤其是裙邊(腹軟骨和硬殼周邊那一圈軟骨),那是他的最愛。」

中共官員公款吃喝現象十分普遍。2006年,北京大學法學教授王錫鋅曾指出,「三公消費9000億,還不包括行政管理費。」「十八大」後,習當局陸續出台反貪腐的「八項規定」、「六項禁令」,要求遏制「舌尖腐敗」。

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曾撰文表示,最搞笑的腐敗是「舌尖上的腐敗」。中共官員的腐敗普遍涉及酒色財。這三者當中,酒(吃喝)真是最輕微的細枝末節,幾乎所有落馬官員都有淫亂醜聞。中國的腐敗是制度性腐敗,源於中共政府壟斷了一切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