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則天,執政期間任用酷吏及獎勵告密,人人都可能朝夕不保,滿朝文武戰戰兢兢,無人敢在朝廷上多言。唯獨任大理寺司刑丞的徐有功,執法公正,為交付大理寺的犯人駁議脫罪,常常在朝廷上和武則天論奏曲直,據理力爭。

武則天聲色俱厲的斥責,左右大臣都驚恐悚慄,但他仍神色自若,不屈不撓。忤逆皇上可不是小事,徐有功如何應對?又如何能全身而退呢?

遇徐有功必能活命

當時酷吏來俊臣、周興等人主掌執法權,官吏都競相使用酷刑,讓人屈打成招,公卿王侯、豪傑將相、平民百姓都無辜被捕,一時冤獄四起,慘遭殺害者,不計其數。只有徐有功和杜景儉兩個人秉公執法、為人寬厚,被告的人都說:「遇來、侯,必死;遇徐、杜,必生。」遇到來俊臣和侯思止一定會死,遇到徐有功和杜景儉一定能活。

徐有功,洛州偃師(今河南偃師)人,青年時舉明經及第,歷任蒲州司法參軍、司刑丞、秋官郎中等職。徐有功守法護法,先後執正平反的大案六七百件,救人數以萬計,天下都稱頌他為仁人。

為政寬仁 不行杖罰

徐有功在地方任蒲州司法參軍時,用仁義道德去教育啟迪百姓,審案不用杖責刑罰,為此民眾都很受感動,彼此互相約定勉勵說:「我輩應當守法,若有人犯罪,挨受徐參軍杖罰的,我們大家一定要斥責並處罰他。」

徐有功一直到任期結束時,也沒有杖刑過一名犯人,所以當地百姓和官吏都稱他為「徐無杖」。徐有功受民愛戴,政績卓著,「徐無杖」聲名遠播到京城長安,永昌元年(689 年),因此被宣詔進京擔任司刑丞。

救出將要人頭落地的顏餘慶

永昌元年正值唐高宗去世,武則天以皇后身份臨朝執政,自稱「聖神皇帝」。武則天的稱帝,引起唐朝舊臣和李氏宗室貴族激烈反對,甚至起兵反抗。

武則天為打擊反對勢力,屢次派兵鎮壓;為鞏固自己的帝位,武則天攬用酷吏,大肆屠殺唐宗室諸王,在全國各地大設告密箱,凡是能告發謀反大案的都能給予重賞,因此冤獄叢生。武則天所選用的酷吏大都是大字不識一筐的市井無賴,個個心狠手辣,殘害忠良從不手軟。

徐有功在司刑寺任職三年,在酷吏橫行及告密誣陷的政治環境下任司刑丞,仍義無反顧地執法守正,制止各種冤假錯案,救活無數人命。

徐有功剛上任司刑丞,即接手魏州貴鄉縣縣尉顏餘慶被密告曾與去年起兵被殺的李沖通同謀反的案件。顏餘慶被逮至長安後,由來俊臣審案嚴刑拷打,顏餘慶被迫承認參與謀反。徐有功仔細查閱案卷後,發現顏餘慶與李沖只是一般關係,與謀反毫無關聯。

當時武則天頒布過《永昌赦令》,赦令中明確提出,李貞、李沖謀反案的「魁首」已被處死,「支黨」免死罪,流放三千里。根據這條規定,有司上奏,顏餘慶屬「支黨」之流,只是從犯罪不當殺。侍御史魏元忠認為應該判顏餘慶死罪,武則天下旨批准。

眼看顏餘慶就要人頭落地,徐有功堅持顏餘慶是「支黨」,不是「魁首」,上奏請求判他流放。

徐有功身穿從六品朝服,官位雖小卻震撼了萬民之上的武則天。一個小小的「徐無杖」竟敢反駁她下的敕令,而且還指出她不按《永昌赦令》規定,讓武則天當著文武百官的面下不了台。

武則天大怒,厲聲責問徐有功:「你說說怎樣才算『魁首』?」

徐有功沉著地回答:「魁是大帥,首是原謀。」

武則天又怒問:「顏餘慶難道不是魁首 ? 」

徐有功又答:「若是魁首,他早應在李沖被殺時被處死了,顏餘慶現在才被追究,可見他只是個支黨而矣。」

武則天雖然怒不可遏,但覺得徐有功說的有理,態度緩和下來,說:「你再仔細審審,看他到底是不是『支黨』。」在君臣答辯過程中,文武大臣數百人,皆低頭不敢喘息,嚇得臉色發青,大家也為徐有功捏了一把冷汗。顏餘慶最終免去死罪,改為遠流,他的家人也得免為官奴。

仗義執言被罷官

徐有功任刑部郎中時,道州刺史李仁襃及其弟李長沙,被誣陷在高宗末年私謀恢復李唐基業,以謀反罪將被處死。徐有功看了上司刑部侍郎周興所給的案卷後,覺得李氏兄弟倆只是練武比箭,就被論定是謀反,天理何存,國法何在!徐有功和周興為此爭辯起來。

隨後周興彈劾徐有功有意為謀反的罪犯開脫,罪當不赦,請武則天將徐有功下獄查審。武則天畢竟欣賞徐有功的膽識才幹,及忠心護法的精神,沒將他交給周興審訊。她知道徐有功如果落到周興手裡,必定慘遭酷刑折磨,不判死罪也將去掉半條命。但徐有功也因此被免去官職。

在徐有功被罷官後不到半年,周興也被人指控「謀反」下獄,由「遇來、侯,必死」的來俊臣審訊。來俊臣以「請君入甕」的酷刑逼周興承認謀反罪名,周興受不過酷刑折磨只得認罪,被判流放,在流放途中被仇人所殺。

押赴刑場 面不改色

周長壽二年(693 年)武則天因念有功用法公平仁恕,擢升他為左台侍御史,朝野遠近聞知,都欣然相賀。

徐有功任侍御史後,一次,潤州刺史竇孝諶的妻子龐氏被奴僕誣告,說她夜間祭神消災求福,主要是為了詛咒武則天早死。武則天曾殺了德妃(後來唐玄宗之母),也想斬草除根滅了他們家族,卻苦於找不到把柄。而龐氏是德妃娘娘的母親,監察御史薛季昶審理此案,薛趁此捏造龐氏罪行,判龐氏罪當斬首,家屬也連坐流放三千里,以迎合武后的心意。

徐有功了解案情後,知道這簡直是草菅人命,立即發文要求停刑及重審,刑部及大理寺的官員因擔心輕判會丟官,便一起脅迫徐有功維持原判。徐有功雖知此案與武后有關必難翻案,但身為侍御史就應護法執正,為人申冤,於是冒死入宮上奏,表達龐夫人無罪可有,此案關係到大唐的法律法度,請武后三思。

武則天一聽徐有功為她的心腹之患辯護,十分惱火,薛季昶又在一旁火上加油,於是她立即下令:「將徐有功轟出宮殿,令司刑寺治罪。」司法部門很快定罪將他處死。

徐有功當時正在處理公務,好友垂淚告訴他這件事,徐有功卻坦然地說:「只有我一個人會死嗎?有人長生不死的嗎?」於是慢慢起身回家,面對死亡毫無畏懼。午後,他就被刀斧手綁著押赴了刑場。
徐有功被押赴刑場的消息震驚了京城。老臣們都相繼為他辯護,武則天也不想失去這位英才,在即將施刑的時候,得到了武則天的赦免令,結果龐氏被免去死刑,徐有功再次被削職為民。一個多月後,武則天又恢復徐有功侍御史的官職,不久升任司刑少卿。

徐有功被恢復原職後,護法的銳氣並沒有因此受挫,繼續堅決執行法律原則,仍然抵制濫殺無辜,還是敢於反駁武則天旨意。於是,他又被武則天下令斬殺,後來又被赦免及官復原職。像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幾次。

正義氣節 名留千古

來俊臣任御史中丞,與其黨羽一起陷害無辜,實行株連,被告者不論長幼整個家族都被輾轉牽連,每推審一人,常逼供出數十上百人。徐有功擔任司刑少卿時,對於凡下到大理寺的詔令,他都一一複議,把無辜者釋放出來,救活數百戶人家,含冤昭雪者不計其數。

不久來俊臣、侯思止、索元禮等酷吏相繼遭受誅殺,真是應驗「多行不義必自斃」的天理。而徐有功卻聲譽日隆,其子孫也個個賢德,家道昌盛,世代榮顯。

徐有功曾經對自己的親人說:「大理寺是關係人命的地方,作為法官,要依法辦案,不能為了個人免於損失,就屈從上司的旨意而顛倒是非來冤枉好人。」

為了珍惜人命、維護正義,明知前方路險,徐有功也會義無反顧地冒險救人。在那個權大於法、人人自危的苦難時代,徐有功一次次地以死護法,拯救身陷冤獄的人,其風骨感動天地,使想陷害他的人無法得逞。

在那個權大於法、人人自危的苦難時代,徐有功一次次地以死護法,拯救身陷冤獄的人,其風骨感動天地,使想陷害他的人無法得逞。(公有領域)
在那個權大於法、人人自危的苦難時代,徐有功一次次地以死護法,拯救身陷冤獄的人,其風骨感動天地,使想陷害他的人無法得逞。(公有領域)

連武則天也折服於他的忠貞和勇氣,使他一次次地從刀口下重生。唐中宗表彰他「實一代之賢良」,他的凜然正氣永留千古。(參考文獻:《隋唐嘉話》,《歷史感應統記》,《新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