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抗戰勝利後出任瀋陽市市長的董文琦在其口述歷史中提到,1946年,他下令恢復瀋陽各方面秩序。有關人員在清除路邊垃圾時,發現了千餘具蘇軍屍體。

董文琦認為,這些屍體應該是蘇軍闖入民宅強姦搶劫時,被老百姓打死並埋於雪堆中,雪融化後屍體才被發現。這些被發現的屍體隨後在河邊被焚燒。

蘇聯人為何要出兵中國東北

1945年,隨著歐洲戰場的推進,德國戰敗已是時間問題。為了加速日軍的滅亡,在當年2月舉行的雅爾達會議上,美、蘇、英就蘇軍出兵中國東北進行了試探性會談,並簽訂了出賣中國主權和利益的《雅爾達協定》。7月,斯大林、杜魯門和邱吉爾又在位於德國首都柏林西南30公里處的波茨坦,舉行了秘密會議,商討了《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美、中、英三國分別簽署,蘇聯則是在8月8日,宣布同日本處於戰爭狀況時,才加入《波茨坦公告》。

8月9日零點10分,蘇聯紅軍從東、西、北三個方向,在4千多公里的戰線上,越過中蘇、中蒙邊境,向日本關東軍發動突然襲擊。此時,日軍司令山田乙三還在欣賞日本歌舞演出,清晨才下達了全面作戰的命令。蘇軍並沒有遇到太多抵抗,很快占領了東北多個城市,15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

蘇軍強姦婦女

進入中國東北後的蘇軍,軍紀敗壞。董文琦在口述歷史中表示,自己經過多方蒐集資料,證實蘇軍在東北犯下了很多暴行,第一大暴行是姦淫婦女。蘇軍進占東北各大城市後,先強姦日本婦女,然後強姦韓國婦女,後姦污中國婦女,因而日、韓、中年輕婦女均剃光頭穿男裝不敢外出,各大商店住戶均嚴閉門窗,以防蘇軍闖入遭受災禍。

對於被蘇軍強暴的女子人數,董文琦曾派人在瀋陽市秘密進行調查,以備向蘇軍要求賠償。雖然是秘密調查,但多數良家婦女不願聲張,只有2千多人填表報告姓名住址、姦淫時間和地點,當即由市政府報送外交部。但直至東北淪喪,賠償都沒有下文。這讓董文琦深以為憾。

關於蘇軍強姦中國婦女之事,台灣作家龍應台在《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一書中也曾記載了知情者提供的一些蘇軍強姦中國婦女暴行的細節:

「那一年冬天,21歲的台北人許長卿到瀋陽火車站送別朋友,一轉身就看到了這一幕:瀋陽車站前一個很大的廣場,和我們現在的(台北)總統府前面的廣場差不多。我要回去時,看見廣場上有一個婦女,手牽兩個孩子,背上再背一個,還有一個比較大的,拿一件草蓆,共5個人。有7、8個蘇聯兵把他們圍起來,不顧眾目睽睽之下,先將母親強暴,然後再對小孩施暴。那婦女背上的小孩被解下來,正在嚎啕大哭。蘇聯兵把他們欺負完後,叫他們躺整齊,用機關槍掃射打死他們……許長卿所碰見的,很可能是當時在東北的日本婦孺的遭遇,但是中國人自己,同樣生活在恐懼中。」

「1945年的冬天,于衡也在長春,他看見的是,『凡是蘇軍所到之處,婦女被強姦,東西被搬走,房屋被放火燒毀』,不論是中國還是日本的婦女,都把頭髮剪掉,身穿男裝,否則不敢上街。所謂『解放者』,其實是一群恐怖的烏合之眾,但是,人民不敢說,人民還要到廣場上他的紀念碑前,排隊、脫帽、致敬……」

蘇軍掠奪物質

董文琦在口述歷史中還提到了蘇軍對東北的大掠奪。

一、搶奪物資。在抗戰後期,日本計劃與美軍在本土決戰,並擬將裕仁天皇移至東北,故在東北大陸儲存了軍需物資及工業原料,足夠一年之用。蘇軍進占東北後,即將各倉庫物料大肆掠奪運回俄國。

二、搶劫銀行。蘇軍進占東北後,除發行不兌現的紅軍票20億元外,更公開劫取公私營銀行現款及金銀外幣,其中僅搜刮偽滿中央銀行者即達70億之巨。

三、拆遷工廠。蘇軍控制東北後,立即調來3,000餘名技術人員強行拆遷工廠工作,昔日煙雲籠罩之工業城市多半成為廢墟,工廠徒留四壁,機器損毀過半……後經美、日專家調查,各主要工礦設備遭拆遷損失情況是:電力約60%遭損、煤礦約80%、鋼鐵約80%、鐵路約75%、機械約68%、化學約50%、水泥約54%、纖維約50%、電訊約30%,總計約值12億3,000餘萬美元。

蘇軍對東北的物質掠奪,對東北重工業予以重創,給人民生活也造成了困難。

對於蘇軍在東北的暴行,不論是昔日還是今日的中共,都置若罔聞,從沒有表示不滿和抗議,原因當然是沒有蘇聯的幫助,中共就不可能快速占據東北,就不可能以此為基地取得內戰的勝利。史料顯示,蘇聯人送給中共最大的禮物是:日軍的槍枝10萬支,大炮數千門及彈藥、布匹糧食無數,以及20萬滿洲國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