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14歲的未成年人的性侵指控「一面之詞」,讓包括父母,爺爺眾多親人在內的11人坐牢。母親出獄後四處喊冤找女兒,媒體報道後,讓這10年前的罕見強姦案立刻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不斷有疑點在網絡上出現。

2008年10月,14歲的湯蘭蘭(化名)在乾父母帶領下向黑龍江五大連池市龍鎮警方報案,稱自己從6歲開始被父親、爺爺、叔叔、姑父、老師、村主任、鄉鄰等40人強姦。

爺爺在拘留期間暴斃

2010年,黑河中院一審判決11人有罪,其父被判無期徒刑,其餘10被告人被判5到15年有期徒刑不等。但11被告人均不認罪,除了沒口供的被告,其他均當庭翻供,稱遭到了刑訊逼供、誘供,其中孩子的爺爺在拘留期間暴斃。

8年來,被告人及其家屬一直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申訴。目前,被告人中已有5人刑滿釋放,湯蘭蘭的母親萬秀玲最近出獄。萬秀玲在該案中的罪名是強迫賣淫,湯蘭蘭稱其在兩村民與她發生性關係後,向兩人一人收了50元錢(人民幣,下同)。對此,萬秀玲全盤否認,稱「到現在都蒙在鼓裏」。

該案被告人中有兩人係「零口供」定罪,湯蘭蘭的姑父劉長海便是其中之一,背上「輪姦」罪名的他被判15年,但他至今拒絕減刑,堅持申訴。為此,其妻湯玉梅已經奔波了10年,不斷往返於哈爾濱、瀋陽、北京申訴。但2014年及2016年,黑龍江省高院及省檢察院曾兩度駁回劉長海的申訴。

湯蘭蘭姑父劉長海被判刑15年,拒絕減刑,堅持申訴,圖為其妻因申訴歷年來購買的部份車票。(視頻截圖)
湯蘭蘭姑父劉長海被判刑15年,拒絕減刑,堅持申訴,圖為其妻因申訴歷年來購買的部份車票。(視頻截圖)

2018年1月26日,湯玉梅、萬秀玲與申訴代理律師付建一同上京,向最高檢察院遞交申訴書。

事件曝光並引發關注後,五大連池當地政法委很快發佈公告,指責湯母「藉助少數媒體肆意炒作」,「企圖翻案」。也有不少網上聲音認為湯蘭蘭的母親呼籲的媒體報道偏頗,引發爭論。

近日,《新京報》記者就該案採訪了已出獄5被告人、家屬、相關律師、警方、法院、相關證人及湯蘭蘭身邊相關人士,並在最近公佈了錄音紀錄。

湯蘭蘭的姑姑湯玉梅近日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說:「他(劉長海)說的我份都夠,他一開始在北安監獄服刑嘛,他那時候份就掙夠了,就足夠減2年刑了,他就不減。他說我沒有罪,我為啥減刑,我就認可一天刑不減,也得申訴到底。」湯蘭蘭的表姑劉桂英保留了一段湯蘭蘭打電話要錢的電話錄音,湯蘭蘭稱自己被老姑夫禍害了,要對方一年拿3,000塊錢給她,後又改口一下拿齊1萬,否則就把「老姑夫」逮起來。錄音中她直接稱呼乾爹乾媽為爸媽。

湯蘭蘭的小學老師陳春付出獄後也表示:「不認罪,就是我在看守所的時候我也不認罪,到監區我也不認罪,我沒這事兒。」

萬秀玲則稱:「我就尋思咱家孩子在這(乾爸乾媽)上學,暑假沒回家,完了10月份就說我和我愛人強姦她,咋回事,我到現在都蒙在鼓裏。」

湯玉梅、萬秀玲的申訴代理律師付建表示:「根據法律規定,對強姦犯的定罪量刑必須有精液等DNA的鑑定,但是本案中呢,只有小女孩的供述和其他同監舍,其他嫌疑人的證言。」付建還稱:「目前有很多對被告人有利的證據,法院反而沒有採納,比如說梁利權(強姦罪、嫖宿幼女罪,被判13年),有至少3名以上村民證實其外出打工,不具有作案的時間,但是法院沒有採信。」

證人否認作證

《新京報》記者採訪到一個當初作證的證人佟某問道:「當時你作為證人證實,你問過紀廣才,他說他強姦了,強姦過3回,還給過小孩爸爸100塊錢,我們想核實一下有沒有這回事?」

佟某則表示:「我壓根我也沒給誰作過證,你知道嗎。你這作證你不得上庭上去作,在別的地方能作嗎,咱壓根咱也沒給誰作過證。」

佟某被追問下更稱:「我哪認識這甚麼甚麼才啊,我哪認識他啊,我上哪認識他去。」

另一位證人張勇在採訪中被問到如何作證說:「就是人家給你寫完了材料,讓你就是作證,讓你簽字,本人簽字。」

但對於作證材料,張勇說:「這個我也沒看,因為我根本就沒想過要作證這事,所以說我就沒看,我作不了證。我跟他們就這麼說,我說作不了這證,因為我啥也沒聽見,啥也沒看著,條件就是因為我當時沒有判決,就說量刑,從輕處罰,算立功唄,裏邊有立功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