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李禺是位落第書生,在外教館(辦私塾),時時思念妻子,因寄詩一首:

枯眼望遙山隔水,往來曾見幾心知?

壺空怕酌一杯酒,筆下難成和韻詩。

途路阻人離別久,訊音無雁寄回遲。

孤燈夜守長寥寂,夫憶妻兮父憶子。

其妻是位天資巧慧的書門閨秀,詩詞造詣極深,她細細吟誦丈夫的思念之詞,反寫回之(倒反過來,寫出寄回):

子憶父兮妻憶夫,寂寥長守夜燈孤。

遲回寄雁無音訊,久別離人阻路途,

詩韻和成難下筆,酒杯一酌怕空壺。

知心幾見曾來往,水隔山遙望眼枯。

正反讀之,皆成詩(回文詩的一種)。

可謂夫妻相憶,天然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