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頂冰霜」上學的雲南省昭通市魯甸縣8歲男童王福滿在網路走紅後,迅速得到當地各級政府部門的「救助」和「關懷」。

得知王福滿最想去的地方是北京,長大後的心願是當警察,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又於1月19日邀請王福滿一家遠赴北京,開啟了3天的「圓夢之路」。從北京回家僅一天後,一家人再次受邀重返北京。

然而,就在「冰花男孩」獲得舉國關注之時,一組「冰花女孩」的照片也在社交媒體上流傳開來。照片中的女孩,如「冰花男孩」一樣滿頭冰霜,衣服破舊。不過,與「冰花男孩」備受關愛追棒的境遇截然相反的是,「冰花女孩」們沒一個人受到當局的關注,也沒一個被媒體報道。

大陸網民貼出多張「冰花女孩」照片,呼籲關注,但未獲陸媒追捧。(微博圖片)
大陸網民貼出多張「冰花女孩」照片,呼籲關注,但未獲陸媒追捧。(微博圖片)

奇怪嗎?難解嗎?要我說,既奇怪也不奇怪,既難解也不難解。

「公關」這個詞想必大家都知道。如果說王福滿成了網紅後,網友紛紛給他捐款是出於善心,心疼他,那麼當地政府部門對他的「救助」和「關懷」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那是甚麼?那就是公關,不過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公關,而是政府形象的公關,通俗的講,也就是作秀。

你想啊,對於當地政府來說,「冰花男孩」被曝光,那絕對是個丟面子的事。但許多共產黨的官都有一種所謂「把壞事變成好事」的本事。怎麼把「把壞事變成好事」?以最快速度給「冰花男孩」送去「救助」和「關懷」,然後讓媒體再添油加醋的宣傳一番正是。經過這麼一番公關,本來在貧困兒童上學這件事上失職的當地政府反倒成了他們的關愛者了。你說可笑不可笑?

至於邀請「冰花男孩」一家上北京圓夢的中國公安大學等,雖然在貧困兒童上學難這件事上不負有任何責任,但他們之所以如此熱衷於在這家人身上做文章,也只不過是想借這個熱點新聞宣傳自己罷了

網友紛紛感歎:冰花男孩去了北京,冰花女孩們會去哪?還有更多的留守兒童怎麼辦?

有網友說的好,「冰花男孩」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龐大的群體,是六千萬留守兒童。如果政府真關心他們,真願意為他們服務,那就不能只「救助」和「關懷」一個「冰花男孩」,一群「冰花男孩」,而應該「救助」和「關懷」千千萬萬個「冰花男孩」。更重要的是,不能僅僅只做表面文章,臨時抱佛腳般的「救助」和「關懷」過一番就算了,而是應該從源頭上解決造成千千萬萬「冰花男孩」的體制原因。那麼在這些方面政府有甚麼作為嗎?可以說毫無作為。退一萬步說,即使這些做起來很難,一時做不了,他們至少不能在對「冰花男孩」熱情有加的同時對「冰花女孩」不聞不問吧!

「冰花男孩」與「冰花女孩」的反差境遇其實說明了一點,那就是政府真正關心的並不是千千萬萬貧困兒童的疾苦,而只是自己的形象。他們的所作所為其實都是在演戲,區別僅僅在於怎麼演,演的好壞如何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