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縉,字大紳,江西吉水縣人,明朝初期,頗負文名。《明史》上對他的評價是:「縉幼穎敏,少登朝,才高,任事直前,表裏洞達。」

有一次,從解縉的家鄉來了兩位年長的秀才朋友。他們帶解縉去江邊游泳。在脫衣時,其中一位秀才,欲試「神童」(解縉)真假,便說:「我這裏有一句上聯,你來接下聯吧!」於是一邊把脫下的衣服往樹上掛,一邊題句道:

千年古樹為衣架,

解縉不加思索,脫口而出,接了一句下聯:

萬里長江作浴盆。

他們泳罷上岸,漫遊街市,見大路上有兩位解差,押送一個犯罪帶枷的和尚路過。

另外一個秀才,也想考驗一下解縉的文才,就對解縉說道:「解縉,就以這個犯罪和尚為題,馬上作一首五言詩來!」

解縉先向官差問道:「他因何事犯法?」官差回答說:「因犯淫奸之罪。」解縉這才向和尚看了看,即興吟道:

落髮又犯法,

出家又帶枷,

兩塊無情板,

夾個大西瓜。

這是一首打油詩,兩位秀才朋友,皆哈哈大笑。

~事見清代錢謙益《列朝詩集‧乙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