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70年代經濟起飛,學校實行免費教育之後,香港的粵語一直都是強勢的語言。然而隨著近年特區政府全面推行大陸化政策,先以推行「普教中」把中文教育改以普通話進行,再引入來自大陸的教材與教師,把語文教育加入「愛國愛黨」的洗腦元素,加上早幾年的雙非高峰潮,近四成幾接近一半的新生嬰兒,都是來自大陸的雙非學童,香港粵語的地位,已經由不可動搖,陷入危險的地位。無論在港鐵車廂內,在公園以至公眾場所,小學生或更年幼的小朋友,往往改以普通話來交談。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就等如早些年在廣州,再早些在深圳,粵語文化的最後大本營香港,正步向滅絕。

反對論者常說董建華年代,香港曾推動「母語教育」,即把原本英文的教育,改以廣東話來進行,卻受到廣大社會的劣評。真相是當年的「母語教育」,本質仍是那些所謂「反殖民」,而不顧現實的荒謬施政:即本身大學為求國際地位與和國際接軌,專上教育繼續以英文作教育語言,因此學生年幼時以母語教育,長大又要再過渡到英文教育,則只會反過來增加學生長大後,再重新接受英語教育的困難,以及把「母語教育」變成次等的地位。

因此香港的教育局就在打殘母語教育之後,乘勢宣佈要「普教中」,即以普教話教授中文。很多人以為所謂「普教中」,只不過是把平日的粵語教材,改以普通話來朗讀,本質不應該和以往有任何不同。然而對中共來說,所有可以政治化的地方,都必定會借此政治化,由於「普教中」的「語言專才」,多來自大陸,則借此機會把中文課變成洗腦教育,借此破壞香港的粵語文化,就變成因利乘便的事情。政府多次宣傳「普教中」可以改善學生的語文能力,然而立法會檔顯示,連政府委任大學進行的研究,都指出「普教中」學生的中文能力不但沒有改善,甚至比不上原本「粵教中」的學生表現。

香港的學校之所以爭相轉為普教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借此得到政府額外資源資助。特區政府以錢收買學校,令其轉為「普教中」,資料顯示對學生完全沒有得益,甚至令學生語文能力倒退,其原因是︰家長與社會的語言是粵語,與「外傭姐姐」所說的是英語,普通話本來就是第三種語言。強迫學生在學校學普通話,所用的詞彙與字眼,偏偏和社會使用的粵語拉不上關係,所以不但無助於語言能力的改善,反而令學生對中文的掌握更混亂。

學校為強行「改善」「普教中」的成效,去解決平日不用普通話的缺憾,於是變本加厲,在學校禁止學生使用粵語,令學生只能說普通話。於是學生習慣了只以普通話交談,即使在課外也是普通話交談,於是普通話教育成功了——建立在完全驅逐與消滅粵語的基礎之上。

納粹德國的希特拉說︰「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從他們的學校裏下手。」——中共正以此從根本上,去改變香港年輕一代的想法,亦因此觸發已有自我意識,較年長一群的年輕一代,產生強烈的身份危機,以及對中共意圖的質疑。然而對目前仍在牙牙學語,受到中共由上至下鋪天蓋地洗腦的一群呢?這些以普通話交談,受到普通話「愛國愛黨」教材所教導長大的一群呢?他們長大之後,會否對中共政權與北方的文化,增加了認同感?這就是香港粵語文化,他日會否滅絕最關鍵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