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日,大陸56位來自多所高校的教師發出實名倡議,希望教育部及高校、中小學制定詳細的反性騷擾政策和規定。有學者認為在中共敗壞師德的當下,這種辦法如杯水車薪,唯有結束一黨專政,恢復正常社會,才能解決根本問題。

據陸媒界面新聞昨日(21日)報道,武漢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徐開彬等發起上述呼籲。另據澎湃新聞披露,截至今日(22日)已有來自武漢大學、浙江大學、中山大學、復旦大學、華中師範大學、四川大學、重慶大學等多所高校的具名老師參與簽署。徐開彬稱自己這個想法始於本月初旅美華裔博士羅茜茜實名舉報北航教授陳小武性騷擾事件。

「聯名?沒太大用處。」前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告訴大紀元記者,(被性侵)這種事情在大陸很普遍,尤其這些所謂的導師手裏攥著學生是否畢業、能否深造的權力,加上中國現在到處是「錢、權的交易,中共使中國道德淪喪的情況下,學校對這些有錢人以強凌弱、以大欺小的現象沒甚麼反應,學生則被迫屈從」。

同時,就中國現行法律來看,除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和第二百三十七條有關於強姦罪、強制猥褻侮辱婦女罪的規定之外,沒有其它法律做支撐。2005年5月21日,北京市第十三屆人大常委會提出的《北京市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辦法(修訂草案)》首次把性騷擾作為犯罪一項立法,但至今未被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

大陸人權律師陳進學表示,在對女性權益保護方面,尤其是預防性侵害,中共法律比較欠缺,需要完善。

其實即使是有上述刑法規定,當女性權益被侵犯時,一樣沒有保障。重慶訪民冉崇碧2008年開始,在東莞以賣玉米和乞討維生堅持上訪為被性侵的女兒周冉(事發時不到5歲)討公道,卻一直被中共打壓,至今仍被關押在重慶萬州看守所。

李元華認為,中共的專政體制與黨文化宣傳,讓整個大的社會環境對壞人做壞事沒有嚴厲的懲惡聲音。「老百姓沒有正常解決這些事情的途徑」,就像冉崇碧為女兒維權無路一樣,「做壞事的沒有受到嚴厲懲罰,維權的倒成了被『維穩』的對象,不是真正的懲治壞人。」

中共把師德破壞殆盡 結束專政方可解決問題

羅茜茜事件發生後,本月初,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山大學、四川大學、武漢大學、南京大學、大連外國語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等數十所高校的部份校友及在校學生向各自母校發出倡議,希望建立性騷擾防治機制,包括健全投訴舉報、調查渠道等。

李元華表示,這種倡議很難從本質上解決類似的問題,因為中共已經將教師的師德消滅殆盡。無論是在培養教師時淡化他們該有的自我約束與責任感,還是用權錢誘惑師生遺忘尊師重道、禮義廉恥,只要你「為黨國服務,又獲得一官半職,就可以為非作歹了」。

「中國大陸現在的老師對教師的使命感一無所知,只停留在字面上的知識。在臨近中共統治的民國,那些教師的使命感很重很重。」李元華舉梁啟超的例子來說明,1926年,當梁啟超的學生徐志摩與陸小曼結婚,作為證婚人的他,絲毫不客氣,「堅持自己的道德操守,批評徐志摩在兩性關係上不道德。那時候的教師就有這種很強的使命感,重視自身修養的同時完成對社會優秀文明的承傳,對學生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重視」。

據公開資料披露,1926年10月3日,梁啟超在徐的婚禮上擲地有聲的證婚詞是:「徐志摩,你這個人性情浮躁,以至於學無所成,做學問不成,做人更是失敗,你離婚再娶就是用情不專的證明!」「不要以自私自利作為行事的準則,不要以荒唐和享樂作為人生追求的目的,不要再把婚姻當作是兒戲,以為高興可以結婚,不高興可以離婚,讓父母汗顏,讓朋友不齒,讓社會看笑話!」

李元華說,中共來了,一切都變了。文革時,把老師打成臭老九,社會魔變,尊師重道被毀滅,甚至只要擁有正氣的教師就一個個被「打倒」;再加上改革開放後的金錢誘惑、社會貪官污吏包二奶的惡習、暴力革命的黨文化灌輸,中國的老師們一步步淪喪到今天這種地步。

李元華說,「唯有中共專制集權滅亡,恢復正常的、光明的社會時,才能真正解決。」

中國問題獨立評論員李善鑒曾表示,要從根本上解決大陸這些亂象,唯有提升人們的道德水平,「用法律、教育等手段是根本不可能扭轉這種局面。要想讓道德回升,就要通過恢復傳統文化。對中國人來講,要恢復,就得要拋棄中共。傳統文化對它(中共)是致命的,不能共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