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高寒山區小學生王福滿因一張「頭頂冰霜」上學照走紅後,命運陡變,一家人在當局安排下到北京「圓夢」,「風光無限」。但前後的巨大反差引發爭議,批評當局利用弱者的苦難,為自己「臉上貼金」。

據大陸媒體報道,1月19日,在有關方面的幫助下,王福滿和父親王剛奎以及姊姊王福美三人,從雲南魯甸老家飛抵北京,開啟三天的「圓夢之旅」。

小福滿先是去了天安們,後來又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反恐和特警支隊參觀,還走進了「關於警察的學校」——中國公安大學。王福滿曾表示長大後想當警察,因此得到公安大學的邀請。

王福滿進京就像劉姥姥近了大觀園一樣,甚麼都是新鮮,如,他到了北京才知道原來世界上還有暖氣,驚呼神奇,一句話道盡了中國的貧富差距之懸殊。

小福滿一家的「北京行」受到幾乎所有大陸媒體的聚焦的同時,也引發爭議和擔憂。王福滿學校的老師擔心,過分的聚焦和幫助,讓成為「網紅」的王福滿,再也回不去曾經平靜的生活。

雲南魯甸縣轉山包村小學校長付恆對大陸媒體表示,一個人生活的突變會改變性格的,他擔心福滿的生活再也回不到曾經的平靜、擔心他因此改變曾經堅韌、獨立、自立的品質,「脫貧一定要靠自己」。

付恆說,該校共有140餘名學生,大部份學生的家距離學校都比較遠,福滿的回家路並不是最遠的。魯甸縣教育局局長稱,王福滿所在的轉山包小學,屬於魯甸縣邊遠貧困學校之一,這樣的學校有36間。

「冰花男孩」上學照意外走紅。(擷自微博)
「冰花男孩」上學照意外走紅。(擷自微博)

對於當局的做法,有大陸民眾網絡上以「冰花男孩進京:消遣窮人,是深入骨髓的惡」撰文,引發關注和轉發。文章質疑,「把他照顧好了,其他的兒童就都好麼了?把他帶到北京,其他的兒童就都到北京了麼?幫他實現夢想,其他兒童的夢想就都實現了麼?完全不會,相反,這種把視線聚焦到一個人身上的行為,是一種巨大的惡。」

文章稱:「它讓我們以為自己幫這個群體做了甚麼,其實甚麼都沒做;它讓我們覺得那些應該負責的人幫這個群體做了甚麼,其實他們是麼都沒做,哦,不對,他們做了很大一場秀,而且這場秀他們以後還會做下去,我甚至能夠預測到在以後當地的各種晚會上,他會出來跟以前這種照片做對比,用來表現社會的進步。」但「冰花男孩進京了,其他的留守兒童呢?」

文章還批評:「一個熱衷於消遣窮人的社會,是一個畸形的社會;當地政府熱衷於消遣窮人的力量,表面慈眉善目,但骨子裏寒若鋼刀,他們只想在表面上讓人覺得他們很負責任,但在聚光燈之外,他們就能迅速換一張嘴臉,對一切苦難視而不見。」

類似質疑評論在網絡上大量湧現,有評論批「冰花男孩」被網友曝光以後,活脫脫成了一場鬧劇,被有關部門請到了北京看升旗和參觀公安大學,如此惡搞一個兒童,凸顯了這個政府的骯髒,利用人民的苦難為官方貼金,將民眾的貧窮包裝成「正能量」。這是一個沒有底線、沒有道德的國家,官方不去解決更多「冰花男孩」的苦難卻在作秀,如此卑劣行徑人神共憤。」

還有人稱,「甚麼是正能量?就是拿底層人民的苦難激勵底層人民,讓你學會苦中作樂,含辛茹苦。至於他們巧取豪奪,不勞而獲,都是應該的。如果你有質疑,你就是負能量。」

對於「冰花男孩」被帶到天安門看升旗,有網民尖銳的指出「他還不知道一切苦難都是因為那片國旗所代表的那個證腐(政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