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昭宗在位時期,有個叫黃賀的,自稱是鞏洛人,因躲避戰亂,渡過黃河來到趙地,在常山安下了家,從事占卜。所言吉凶都能準確應驗。

當時趙王李鎔還小,一次燕軍進犯北部邊境,趙王剛要選派將領去抵擋,有兩個叫陳立、劉乾的軍士向軍帳投遞名帖,說願意率領五百軍士跟敵寇一戰,一定當面虜獲敵軍首領。趙王大喜,鼓勵了二人一番,允許他們的請戰。第二天,二位勇士率領軍隊出征,當夜襲擊燕軍營寨,首戰告捷。燕軍大駭,四處逃竄而退。陳立戰死,劉乾率部隊凱旋而歸。趙王大悅,賞賜給劉乾幾匹御馬和相應的黃金布帛。

可是,不久,有個太監向趙王進讒言,說:此次大勝是戰死疆場的陳立的功勞,不是劉乾所為。趙王的母親何夫人聽說後說:不必戰死才算報效國君。不如活著全力奮起衛國。於是,王太后又賞賜給劉乾錦衣銀帶,外加錢二十萬,並提升劉乾為中堅尉。

其實,在出擊燕軍之前,劉乾曾到黃賀那兒去問凶吉。卦成後黃賀對劉乾說:「這卦啊,火水未濟,最終一定有所立。陽爻第二爻動,見龍在田,君德廣施,預示著你將大承恩澤。貞吉是正,以正來解救危難,出師一定會建立功勳的。此卦變化後變為晉卦,光明出在地中。奮發光揚,將會連續得到恩澤。壯士今日出擊,有利於打擊敵寇,一定能大獲全勝。趙王必定賜給你車馬等物,中間有些小的挑釁,不必憂慮。」

★行軍司馬路晏,一次夜間上廁所,發現有一個盜賊藏在那兒。路晏急忙取燭火照看,這位盜賊出來告訴他:「請將軍不要驚懼,我是奉命來刺殺你的。但是得知將軍為人公正耿直,不忍心出手相刺。」說完還劍於鞘內轉身離去。

路宴從此晝夜警惕,以防意外。並召請黃賀問卜,卦成後,黃賀說:「有刺客而沒有驚恐,觀卦象看徵兆,是有人想加害將軍,但此難已經過去了。只要將軍你堅守為人的中正之道,請你放寬心吧。」從這以後,路晏再沒遇到甚麼禍患。

★贊皇縣尉張師曾經身患重病,一年多了,也不見好轉。而且感覺一天重似一天,良醫不再為他開藥。張師請黃賀來給他算一卦。卦成後,黃賀告訴他說:不是甚麼病,不用藥還有喜事。請你停止治療五天,一定會完全康復的。」張師的病果然到第六天就痊癒了。

經過了幾十年,有一天,張師夢見一隻白鳥在天空中飛翔,忽然就掉進雲裡了。醒來後,心神恍惚。找黃賀卜算。賀立刻卜卦。卦成後,黃賀臉色慘然,問張師:「你最近睡覺有沒有作夢呢?如果有夢,是不是夢見飛禽?而且雷打在山中,鳥兒墮入雲間,不管是雷聲還是鳥兒的蹤跡都消失了,再也看不見了?希望你多加保重,樂觀一點,順應天命吧。」結果張師真的一病不起,享年七十一歲。

★還有一個叫段誨的人,官任蒿城鎮將。一次,段誨夜宿郵亭裡,他的坐騎掙斷韁繩跑了,找了幾天也找不著。就派人找黃賀卜算,黃賀說:這是睽卦,主小事吉利。起始九動,應有丟失的事情發生,不就是馬丟了嗎?不用找,它自己會回來的。必有人會牽著馬給你送回來。派去問卜的人還沒有回到府上,就有一個邊境上的頑劣少年牽著這匹走失的馬給送回來了。

★有個叫劉巖的人,到黃賀那兒去問卜,黃賀告訴他:「他日你必成大器,然而不要以春日為恨。」起初,劉巖並不知道這句話的含意,到老了的時候才醒悟過來:原來自己到老了才能成就一番事業。

黃占卜的大都是這一類的卦,都非常靈驗。當時人稱他為「易聖公」。@#

註:《太平廣記.黃賀》

唐昭宗時,有黃賀者,自雲鞏洛人也。因避地來,涉河游趙,家於常山,以卜筮為業。而言吉凶必效。時趙王鎔方在幼沖,而燕軍寇北鄙。王方選將拒之。有勇士陳立、劉乾投刺於軍門。願以五百人嘗寇,必面縛戎首。王壯而許之。翌日,二夫率師而出,夜擊燕壘。大振捷音。燕人駭而奔退。立卒於鋒刃之下。乾即凱唱而還。王悅,賜上廄馬數匹。金帛稱是。俄為閹人所譖曰:「此皆陳立之功。非乾之效。」王母何夫人聞之曰:「不必身死為君。〈(明抄本君作忠)〉未若全身為國。」即賜錦衣銀帶,加錢二十萬,擢為中堅尉。初乾曾詣賀卜。卦成而謂乾曰:「是卦也,火水未濟,終有立也。九二之動,曳輪貞吉。以正救難,往有功也。變而之晉,明出地中。奮發光揚,恩澤相接。子令行也,利用御戎,大獲慶捷。王當有車馬之賜。其間小釁,不足憂之。」行軍司馬路晏,曾夜適廁,有盜伏焉。晏忽心動。取燭照之。盜即告言!「請無驚懼。其稟命有自。察公正直。不忍待刃。」即匣劍而去。晏由是晝夜警惕,以備不虞。召黃生筮之。卦成賀曰:「惕號暮夜,有戎勿恤。察象徵辭,人有害公之意。然難已過矣。但守其中正,請釋憂心。」晏亦終無患也。又贊皇縣尉張師曾臥病經年。日覺危殆,良醫不復進藥。請賀卜之。卦就,黃生告曰:「無妄之疾,勿藥有喜。請停理療五日,必大瘳也。」師果應期而愈。又數十年,師夢白鳥飛翔,墜入雲際。既覺,心神恍惚。召賀卜算之。賀即決卦。慘然而問師曰:「朝來寢息,不有夢乎?必若有夢,其飛禽之象乎?且雷振山上,鳥墜雲間,聲跡兩消,不可復見。願加保愛。樂天委命而已。」張竟不起,時年七十一也。又有段誨者,任稿城鎮將。曾夜宿郵亭,馬斷韁而逸,數日不知所適。使人詣肆而筮之。賀曰:「據卦睽也。初九動者,應有亡失之事。無乃喪馬乎?勿逐自復。必有縶而送之者也。」回未及舍,已有邊鄙惡少,牽而還之。賀所占卜,皆此類也。時人謂之「易聖公」。劉岩曾詣之。生謂曰:「君他日必成偉器,然勿以春日為恨。」初不曉其意,及老悟。蓋遲遲之謂也。@#【(出《耳目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