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武警指揮權被收回軍委,這個「刀把子」部隊,呈現出越來越明顯的軍警融合特徵。近半個月內冒頭的幾個跨界調動就很能說明問題。

其一,東部戰區陸軍紀委副書記王小鳴出任武警部隊紀委書記。此君長期任職於軍隊司法系統,曾任軍事法院副院長(副軍),後調南京軍區政治部副主任(正軍),此次調入武警,躋身副戰區職。從軍事法院調入武警的案例,此前還真是難得一見。

其二,武警北京總隊某師政委呂寶強任北部戰區海軍某基地政委,從正師升副軍。呂寶強長期在武警北京總隊服役,其跨界調入海軍,比起苗華從蘭州軍區政委調任海軍政委,是更為稀有的安排。

其三,76軍副軍長周建國升任武警新疆總隊司令(正軍)。

此前的軍隊將官進入武警高層,基本限定在武警總部層面,比如武警副司令王兵、楊光躍分別是原14軍軍長、原雲南省軍區司令;武警部隊參謀長鄭家概是原濟南軍區參謀長;武警司令王寧就更不用說了,是原副總參謀長。

但在地方武警總隊及武警機動師層面,從軍隊調入主官,按筆者目前記憶所及,這是十八大後首例。

其四,原公安部消防局局長于建華(正軍)升任武警部隊副司令(副戰區)。

公安部消防局主官長期以來都是在公安部內部調配(比如調任公安部邊防局),這個油水甚多的肥差,很少會流到別人的田裏。此次于建華的新去向無疑是個破例安排。

按習近平給武警部隊授旗時,官方報道對武警職責的描述,搶險救災的職能不見了,這也就意味著,公安消防部隊將從武警體系裏劃出去,這樣的情況下,高層給原來的消防局頭頭找個新去處以安撫警心,就是很自然的事情。

不過,雖然軍隊與武警高中層交流日漸頻繁,武警旗也改成了八一旗樣式,與陸海空軍、火箭軍成了款式相近的「兄弟旗」,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就已在同一口鍋裏吃飯了。

武警的內衛維穩本質注定了其一定會與軍隊保持一定距離。在軍方最新的行文中,簡稱時一般都說「軍兵種、武警部隊」,也就是說,對外的軍兵種與對內的武警依然有條看不見的小溝溝,兩者是分得很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