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醫學連原因都不清楚就亂開處方、化學藥品,造成大量的負作用。為了不讓悲劇延續下去,恢復造物主賦予人類的免疫力和自癒能力,不需要任何藥,以自身的力量盡享天年,開啟一條真正的治療之路,筆者把畢生精力投入到尋找神秘的藥用食材上,以期通過提高肺功能,讓扁桃體恢復健康。

「能和您見面,是神的祝福。在數十億年、數百億年的宇宙時間中,在現在,在無限廣闊的宇宙中的同一銀河系、同一太陽系、同一行星、同一國度、同一場所,能夠與您相遇,是一兆再乘以一兆然後再乘以10億,比這樣的概率還要小的偶然相遇。」
這句話是著名天文學家卡爾薩根的名著《COSMOS/宇宙》中的一句話,用來形容這個宇宙是如此廣闊。在東方醫學中把人體比喻成一個宇宙,所以說,人體的神秘也如宇宙般無窮無盡。

現代醫學的局限性 

如今,研究治療人體疾病的現代醫學在多大程度上了解人體的秘密和疾病的根源呢?雖然,現代醫學在相當的部份對人類疾病的治療做出了很大的貢獻,但筆者認為其實還相差甚遠。如果您不理解這是甚麼意思,那麼就請打開現代醫學書。在所有頑疾病因篇中都有這樣一句話,『is not known,is not certain,is not defined exactly…』,全都是不知道。
如果異位性皮膚炎患者去醫院問醫生「能徹底治好嗎?」十有八九他的回答是「治不好,確切病因還不清楚,異位性皮膚炎是一種一直要帶到墳墓裏的病。」「那麼哮喘呢?」「哮喘也一樣。」「鼻炎呢?」「鼻炎也一樣。」「那麼,COPD、關節炎、糖尿病、心臟病、高血壓、癌症呢?」「都一樣。」
但醫院會給你開藥,說能治病,這些藥就是含有多種成份的合成藥。不知道確切病因,又怎麼能給這種藥呢?這就是對症療法所使用的藥,不是為了徹底根治,而只是為了能緩解症狀,減少痛苦。
但是不知道確切病因,而開出的合成藥,真可稱得上是「給藥又給病」。因為不能徹底根治,同時在服用各種合成藥的過程中復發和惡化不斷反覆,患者淪為藥品的奴隸。
在那麼大的建築裏,有著龐大的組織,眾多的醫學博士為醫學的發展做出了很大的貢獻。但同時因為不能根治疾病,應用只能緩解症狀的對症療法和攻擊性治療,導致正常細胞被破壞,免疫力崩潰,患者會在化學藥物毒性作用下慢慢死去。這就是我們無法迴避的現代醫學的另一面。

合成藥物的「反作用」 

現代人信賴的合成藥物,其不良影響其實是很大的。現代醫學稱,吃合成藥物而造成人體出現的不良反應為「副作用」。但準確地來說,那不是「副作用」而是「反作用」。
在這個宇宙中,力作用於任何物體都會產生「反作用」。「副作用」和「反作用」有甚麼差異呢?「副作用」是某件事情中附帶發生的、不好的作用。「反作用」是與某種運動相反的運動作用。更具體一點說,「副作用」是患者的身體在接受藥物的同時,不得已而出現的附帶現象,所以要認命接受;但「反作用」則意味著人體本身就不接受這種藥物。
舉個非常簡單的例子:抓住某個人的頭,按入水中,沒過幾分鐘,那個人就開始手腳亂動,拚命抵抗,想抬起頭來,為甚麼呢?為了要活命,為了要呼吸,而使盡所有的力氣,對按住頭部的力量施以「反作用」。吃了合成藥物而出現的負效應,其實就相當於人體為了生存而做垂死的掙扎,這就是「反作用」。這麼想來,人體是不是很可憐呢?僅僅是聽了「副作用」的詞,病人應該就乖乖地接受嗎?◇

注:本文下篇將在26日(周五)健康版刊登,敬請關注。

徐孝錫院長簡介:
徐孝錫先生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韓國慶熙大學韓醫專業,畢業後致力於治療困擾自己多年的頑疾扁桃體炎的藥物研究開發。研究過程中發現異位性皮膚炎、鼻炎、哮喘、扁桃體炎、心血管疾病都是與肺部健康密不可分的,由此研製出增強肺功能、提高免疫力的扁康丸。現在銷往世界30多個國家。徐孝錫先生現任扁康韓醫院代表院長,在40多年間治癒15萬名患者,被評選為患者最想見到的韓醫師之一。

反饋郵箱:pyunkang.us@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