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蘭州、合肥取消限購等動作,被視為新年樓市調控鬆動信號。之後,兩地又否定樓市調控鬆綁。大陸分析人士指,因為土地財政遇難題,地方政府調控一鬆一緊之間,存在著與中央政府的博弈。

據《華夏時報》1月12日報道,2018年剛開年,一場針對樓市調控的攻防戰便悄然打響。日前,蘭州、合肥等地被曝取消部份區域住房限購或限價政策,引發業內關注,甚至被解讀為樓市調控鬆綁信號。

對一些人來說,這一契機他們已經等了許久。無論是房企、中介等市場部門,還是部份投資者,都期盼調控政策的缺口能在2018年儘快打開。地方政府等抑制房地產投資和投機的動力也已不足。

然而幾天後,事情發生戲劇性「反轉」,兩地均發文解釋並未放鬆調控,依然會堅持抑制投機。

蘭州發佈了對前述政策的說明,表示不再提交社保和納稅證明並非取消限制,而是改進審核方式,並且,新增的限售區域涵蓋了主城區等限購區域。

合肥也在官網上發佈公告稱,此前媒體將其「政府價格部門不得核定商品房價格」的說法解讀為放開限價係誤讀,合肥仍將執行商品房價格備案。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城市與房地產研究中心主任況偉大向該報記者表示,地方政府調控一鬆一緊之間,存在著與中央政府博弈的過程。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鄒琳華也表示,調控政策時鬆時緊是造成房價波動的重要原因。

報道稱,在各地的調控中,具體採取甚麼政策是由地方政府決定的,其政策矛盾的根源在於中共的土地財政政策。

中國社科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鵬飛曾指,地方政府的收入來源過度依賴於土地出讓收入及房地產相關稅費。因此,從利益出發,地方政府執行房地產調控的堅決性是值得考慮的。

網民表示:樓市鬆綁的真相就是地方政府沒有錢了;沒有房地產,誰來調劑地方財政的重負,這就是地方吃定中央了;樓市調控對各地方政府來說是從其口袋裏掏錢,他們會找出一千條理由把調控打碎,看來房價又要大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