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年前夕,大陸多個城市出現交警大開罰單的現象。不僅是私家車被開罰單,連允許上路的電瓶車也被漲價受罰。甚至有網民披露行人跨越道路中央隔離護欄也被開出罰單。

2018年1月3日上午,據網民披露,安徽省寧國市一中年男子在該市兩段交叉路口處橫跨道路中央的隔離護欄,被交警攔下,並罰款50元。1月4日,微博「回憶專用小馬甲」網民披露,風雪覆蓋的私家車被挖出一個小雪洞,裏面塞著罰單。

網民披露,跨越道路護欄被開罰單。(微博擷圖)
網民披露,跨越道路護欄被開罰單。(微博擷圖)

「我弟弟前天開車出去,無故被警察攔下來要罰」武漢張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最近他弟弟遭遇無理被罰的經歷,「警察檢查了一圈,發現沒毛病,後來說車牌上的4個卡子,掉了一個,想方設法罰款。」

張先生表示,尤其到了年終,武漢是「到處不能停車」,只要停靠在路邊,晚上12點之前,協警給貼一張罰單,凌晨2點,再貼一張。「警察不受監督啊,老百姓有苦難言。」

張先生還講述了近期驅車進京的經歷。他辦好了進京證,也根據交警的提示,分單雙號、錯開上下班高峰期出行,「就這樣,還是在高架橋上被警察攔下來罰款,說365天都不能進京。」張先生說:「既然你(中共政府)不讓進京,你幹嘛要求辦進京證,還讓交警給出行提示?」

不僅武漢如此,上海汪先生表示,年底了,上海多個路口處均設置攔路障,交警打著大整治的旗號,給來往的車輛開罰單收費。「他不是為了安全教育,主要是罰款,罰過了,就走了,你再停他也不管。各個派出所都出動了,說上面給的壓力大,要完成指標。」汪先生說,不只是私家車被開罰單,很多的電瓶車也被罰。

「他們僱用協管員,說你電瓶車沒有牌照。平時罰款是20元起步價,現在年終了,就漲到30元。你要是不交他就漲到50元。」汪先生說,「既然說超標,你(政府)為甚麼還讓賣?你怎麼不管賣的人?」

山東一小商戶吳女士(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年終了,這種被開罰單的情況尤為嚴重,「我周圍的朋友,很多人都遇到這種事情。」她表示尤其在趕集的時候,商家、客戶的車輛均停在集市旁,「誰也不知道警察在哪裏,你買完東西回來就看到罰單了。」

這種看不見警察開罰單,卻能屢次收罰單的境況,北京律師程海表示經常遇到,每年因停車被悄悄罰款的費用至少一千元。「停車問題,按照道路交通法規,需要告誡勸阻,但是他們不管三七二十一,等你人一走,協警就開始貼罰單。」

他表示自己經常不被告知此處不能停車,也沒有標識牌提醒,「並且都是輔助人員給開的罰單,但是法律規定貼罰單應該是警察,所以罰款的協警是違法的。」

「回憶專用小馬甲」關於交警開罰單的帖子。(微博擷圖)
「回憶專用小馬甲」關於交警開罰單的帖子。(微博擷圖)

再有,黑龍江哈爾濱一司機文先生表示,交警開罰單經常不按照法律規定去做,「想怎麼罰就怎麼罰,年年如此。」

據自由亞洲電台8日報道,黑龍江省哈爾濱香坊區維權人士于雲峰表示,他的車日前被貼罰單:「人一下去(註:下車),一轉身的功夫,一會兒回來看見單子已給貼上了。他就是看著你,你這個人在車裏他不過來,他等你人下去之後貼罰單。」」

福建市民孫濤稱年底,交警開具的罰單數量比以往大增,「他是有指標的,要完成多少。他就在固定的地方設卡了,查那些營運的車輛,私家車他也查。」

此外,浙江前媒體人魏楨凌表示,近段時間他所居住的城市,馬路上到處都是檢查過往車輛的交警和協警,並且開上馬路的電瓶車也會被罰。

「在中國這個社會,目前共產黨政府沒有別的辦法增加收入,就通過稅收、罰款來達到。這些交通部門總會在假日、過年的時候以檢查為由頭來罰款。很多事情,其實不應該罰,按照法規,應該警告,但是他不會按法規辦理。」魏楨凌說,「我有一次被攔下來罰款時,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字裏行間感覺他們是在完成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