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年間,永嘉城附近有一個鄉村,鄉村裡住著一對姓項的夫婦。這對夫婦生活雖然貧困,卻非常喜歡幫助人。他們把家裡唯一的一把傘,讓一位過路的老媽媽撐去。他們把米缸裡的米,一碗碗周濟給比他們更窮困的親戚。他們脫掉棉襖披在遭受火災的鄉親身上。

怪人來訪

一天晚上,夫妻倆煮好了一鍋飯正想吃,不料光影朦朧中閃進來一個怪人。這人身體長得圓圓滾滾,手腳合起來像只打足氣的皮球,可是頭卻長長尖尖,頭頂心像一節筆直的山峰,他的下巴上留著一蓬白鬍子,一看便知道是位上了年紀的人。

他不客氣地坐在項家夫妻的飯桌旁,高聲嚷著:「相請不如碰巧,碰巧不如撞著,香噴噴、熱呼呼的大米飯呵,讓我太公吃個飽。」

他不等主人應允便動手盛飯吃,飯到他嘴裡顯得特別香甜,三扒兩劃就將一大鍋子飯吞光了。他覺得嘴巴還饞,便又提出要求:「好飯好飯,再煮一鍋讓我嚐;飯香飯香,再來一鍋讓我端。」

兩個老實的夫婦,不忍拒絕老人的要求,互相對望了眼,又去淘米了。老人的肚皮像座橡皮倉庫,又接連塞進幾鍋子飯,直把項家的米缸掏空了,方才拍拍肚皮說:「呵,真的飽了!你們給我吃了那麼多東西,感謝感謝!為了報答你們,我太公決定不走了,就住在你們項家!」

太公邊說邊打哈欠,圓滾滾的身體東倒西歪。項家兩口子忙進內屋,將自己的床鋪整理乾淨,然後扶太公進去,太公一躺下便睡著了。

他倆踮著腳退到門外,將房門掩上,便坐在門檻上休息。太公打呼,呼嚕呼嚕。項家兩口子的肚子餓得咕嚕嚕。太公蓋著棉被暖烘烘,項家兩口子凍得冷颼颼。

項家男主人想:有一點吃的東西就好了。項家女主人想:有件破棉襖披披也不錯。

奇怪,兩口子心裡的話,竟被睡熟的太公知道。老人家的呼嚕聲停止了,從門縫裡傳出一句話:「你們想要什麼,就說一聲:『太公,我要什麼。』我可以滿足你們。」

男的餓不過了,不好意思地說:「太公,我要熱呼呼的大米飯! 」女的冷不過了,扭扭捏捏地講:「大公,我想要件擋風的棉襖!」

他們的願望剛表完,內屋門突然打開了。嘿!好大一籮白米飯,正在門邊冒熱氣呢!啊!好厚好鬆軟的兩件新棉襖,正疊好放在凳子上等候新主人穿呢!

項家兩口子傻眼了:「這些都是給我們的嗎?」

太公在床上笑了:「你們吃吧!穿吧!我占了你們的床,現在還給你們一張新的。」

太公用手朝外屋一指,叫了聲:「開--來!」奇怪,屋外的牆突然像門樣地慢慢移開,一張嶄新的支著帳子的紅木大床,徐徐地滑了進來。一過牆根,那扇化作門的牆又重新合上了。

大床亮晶晶地閃著,掀開帳子看看,裡面放著四床大紅大綠被子,還有兩對繡著龍鳳的花枕頭呢!

太公的搬運功

太公要他們把飯吃光,把衣服穿上,然後坐到新床上休息。兩口子按太公的吩咐做了。太公高興得直晃他的尖腦袋,撫著長白鬍子笑著說:

「好!好!以後我住裡屋,你們住外屋,是一家人了。你們想幫助誰,想要什麼,只要叫聲:『太公,我要什麼。』想要的東西就會出來啦!」

項家兩口子是老實人,他們才不無緣無故向太公要東西呢。

太公送東西給他們的那夜,隔壁村子的一家常常欺騙客人的飯店,一籮熱氣騰騰的大米飯,突然不翼而飛了。就在那一夜,縣裡欺壓犯人的牢頭,鎖在箱子裡的兩件新棉襖也不見了。還有,黑心的典當鋪老闆為娶小老婆備置的新房裡的嶄新紅木大床、床上所有的必需品,竟被一陣大風捲了起來,衝破屋頂,飛上了天空。@*#

資料來源:(宋)《異聞總錄.永嘉項家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