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好快將成為歷史,展望2018時更美好的一年。在投資的領域,凡事過關斬將,風險控制,量力而為。另一邊廂,「一地兩檢」割地,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稱人大的決定具最高法律效力、「一言九鼎」云云有最終決定權。李飛稱無違反《基本法》第18條,香港政府只做「應聲蟲」。《基本法》第18條「可圈可點」,第4段內容如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佈戰爭狀態或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銅鑼灣書局前店長林榮基認為人大常委會通過高鐵一地兩檢議案之後,「人大常委會已經取代了香港立法會的權力,一地兩檢日後可能唔止出現喺一個地方……而喺香港好多地方都會出現」。這樣的論調,敢言的老外法庭記者在香港唯一的英文大報也有寫過。在山頂也可以有「租界」出現,「阿爺」是有最終決定權的。香港人對「一地兩檢」帶來的「計時炸彈」震懾力大,但非正式的中環街頭統計,香港人現在的心態是正如林榮基所說:香港現在已經變成「新三民主義」餘了移民、順民、暴民,「香港已經冇乜選擇」。

就此,筆者問了一些有黨背景的「半生熟」之交。他們認為香港已經很好,和大陸截然不同。中共現在搞的「一地兩檢」,實際上和中共在1959年佔領西藏前,所用的方法差不多一樣。留意「公路通車要1955年的民主改革」,這是中共侵佔西藏的三部曲:進入西藏、立足西藏、改造西藏。中共在西藏當年採用的「一手硬 、一手軟」的兩手策略,除了利用軍力壓迫達賴喇嘛和西藏政府壓制西藏上層和人民的反抗, 同時還運用統戰手法到處「送禮」。時間與地域不同,約60年後的今天,香港的投機分子「撈埋最後一畢油水」,把香港舊有的核心價值近乎完全摧毀。

最後,法治是現代文明的基石,但中共在一地兩檢及其它問題上,如有人作司法覆核又可強行釋法。香港法治之路,以及更低基本要求的「公平競爭」,可否在2047香港大限得以延續?李飛說的「依法」令人感到驚訝, 更大的遺憾是生於香港、立足香港的既得利益者,附和中共在西九「租界」執行大陸法。2018年,金融市場上或者有人賺錢,樓價高企令人不安,更糟糕的事情,便是香港越嚟越似大陸,情何以堪。香港人也要繼續發聲,不要做沉默大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