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1日,中紀委官網正式掛出消息,證實了濟南市政協秘書長江林落馬。之所以這樣說,是19日已有媒體披露江林被查,但至20日網上顯示仍有闢謠聲,如今中紀委官網公告給予最後證實。

據江林簡歷,現職是今年1月才上任,而他在濟南仕途兩大足跡是長清區和章丘市(已於今年初撤市設區)。

江林在長清區5年官至副書記,時間從2002年至2007年,因而他應該經歷一件事,即2006年「五一」期間江澤民遊泰山。時任山東書記張高麗除了命人抬轎,下令封路,還動員了濟南區縣黨政所有一定級別的官員列隊歡迎江澤民,是故時任長清區委副書記兼紀委書記的江林不無在列。

2006年5月2日拍攝,塗抹後。(明慧網)
2006年5月2日拍攝,塗抹後。(明慧網)

值得一提的,2006年江澤民到山東省會濟南,在張高麗與地方百官的陪同下,除了遊泰山等地,江澤民還到了章丘市百脈泉及公園內的龍泉寺。而在江到前幾天,龍泉寺原本在寺內西牆上左右分列雕刻的「精,氣,神」、「真,善,忍」六個大字,全被抹掉,這始建於明景泰元年(1450年)又於1996年曾修復的歷史古蹟再度遭毀,只因江澤民害怕「真、善、忍」這三個字。(相關報道鏈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3/126307.html)

當時據地方民眾及遊客稱,江澤民遊龍泉寺大把捐錢、燒香,而江澤民是信奉無神論的共產黨魁竟然在廟裏捐錢又燒香,參拜殿內佛像,其實眼裏無神,心中有鬼,因為當年3月國際曝光蘇家屯事件,江澤民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被掀開。

2006年就在江澤民到達山東濟南的4月29日,同一天,正是胡錦濤出訪美國等五國的迄日,外媒總結報道胡錦濤訪美之插曲,是白宮前籲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呼聲,以及聲援在布殊和胡錦濤會面儀式上喊話的法輪功學員王文怡博士。

據海外明慧網報道,在江林為官長清區的期間,發生諸多法輪功學員遭嚴重迫害的案例,如劉如平、張承蘭夫婦。劉如平曾是濟南市長清區委黨校法律研究室主任兼律師,張承蘭曾是濟南市長清區經濟和信息化局工程師,算起來劉如平夫婦也是江林同事,但兩人都遭勞教、洗腦等嚴重迫害。劉如平後來更被非法判刑7年,至今年仍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監獄。

在長清區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如劉如平、張承蘭夫婦等遭到迫害後,江林仕途轉往下一站章丘市。

江林在章丘市9年官至市委書記、區書記,時間是2008年至2017年1月,也就是他經歷了全國2015年興起的「訴江潮」,然而章丘市因實名控告江澤民而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高居不下。甚至2016年章丘市「610」頭目王守海出言恐嚇法輪功學員的親人:「以後不能再告江澤民,還要說不再練了,回家咋練咋是,否則的話濟南的還會再找你媽」,王守海更說:「誰給我們錢,我們就聽誰的⋯⋯」。誰現在還拿著人民的錢在迫害人民?

自江澤民這場迫害後,在明慧網上的大陸消息中,以「山東章丘市」為標題的報道,內容怵目驚心,章丘這裏,除了有山東第二男子勞教所,是山東全省法輪功男學員通常被劫到此迫害,還有2000年11月羅幹給山東撥鉅款設立專門關押法輪功女學員的監獄,坐落在章丘四寶山上的山東省勞教局四分所,第一批就有幾百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

據報道,章丘這座黑監獄的主要酷刑,是全副武裝的電棍,電棍的滋滋聲,經常混合女法輪功學員的慘叫聲或她們的嘴被堵著的嗚咽聲,除了淒慘聲音,還有樓上樓下都能聞到被電糊的皮肉味,更有60多歲的老太太被電得在走廊痛苦爬行。

在2013年大陸媒體才曝光的馬三家勞教所酷刑黑幕,聞之令人如同進了地獄見到鬼。焉知2000年章丘監獄迫害法輪功的恐怖,「就連那些專門訓練過的女惡警們都站在院子裏不敢進屋」。而章丘如此變態的酷刑變本加厲被推廣至山東省內其他監獄及勞教所,至今還在迫害。

在江澤民這場迫害中,與有罪焉的江林,網上舉報信顯示,在章丘號稱「三打書記」──早上打球、中午打盹、晚上打牌,當然江林的問題不是這般無關痛癢,舉報內容反映章丘官場的腐敗是「窮凶極惡」,難怪江林落馬,民眾網上留言「老天有眼」。

引人深思的是,2016年章丘610頭目王守海說的:「誰給我們錢,我們就聽誰的」這句話,江澤民這場迫害,沒能消滅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的信仰,卻泯滅了無計其數的人道德良知,可以為了一點點錢無惡不做。江澤民發起的這場邪惡迫害,受害的何止是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