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革命小闖將」黃帥因患癌去世了,年僅57歲。在人的壽命越來越長的今天,顯然算是英年早逝。

得知這個消息後,我不禁有些感慨,許多經歷過文革的人恐怕都會因此勾起對她的前塵往事以及那個已經逝去的荒唐年代的回憶。

一切彷彿就發生在昨天。當年的黃帥不過十幾歲,竟在一夜之間成了全中國家喻戶曉的風雲人物。

她是怎麼出名的呢?事情還得從她寫的一篇日記說起。

1973年底,黃帥在北京市海澱區中關村第一小學五年級上學。班主任讓全班同學都寫日記,要求寫出心裏的話。9月7日,黃帥這天的日記令她的人生發生了突變。

她在日記裏寫道:「今天,××沒有遵守課堂紀律,做了些小動作,老師把他叫到前面,說:『我真想拿教鞭敲你的頭。』這句話你說得不夠確切吧,希望你對同學的錯誤耐心說明,說話多注意些……」黃帥的班主任看了這篇日記後說「提意見純粹是為了拆老師的台,降低老師的威信。」於是,接下來兩個多月,老師號召同學「對黃帥的錯誤要批判,不要跟著她學,要和她劃清界限」。

黃帥覺得自己受了委屈,便給《北京日報》寫了一封信,希望報社來人調和她和老師的矛盾。

她在信裏說:「……我是紅小兵,熱愛黨和毛主席,只不過把自己的心裏話寫在日記上,可是近兩個月老師一直抓住不放。最近許多天,我吃不下飯,晚上做夢驚哭,但是,我沒有被壓服,一次又一次地提出意見。究竟我犯了啥嚴重錯誤?難道還要我們毛澤東時代的青少年再做舊教育制度『師道尊嚴』奴役下的奴隸嗎?」

對於黃帥來說,寫這封信的目的不過是希望解決她和老師的矛盾,好安心學習。據黃帥後來講,信寄出後,她又有些後悔,「自己原本有錯,而且那位語文老師平時對我們挺不錯的。」

誰知,恰恰在這時,「毛主席為首的無產階級司令部」正好需要在教育界樹立一個「橫掃資產階級復辟勢力」、「批判修正主義教育路線回潮」的典型,黃帥這封六百字左右的信無意中正好為他們提供了炮彈。於是,江青的親信時任中共北京市委頭頭的謝靜宜親自回覆黃帥說:「不是你和你老師之間的關係問題,這是兩個階級、兩條路線的大事。」

她立即指令《北京日報》把日記作了摘編,並加了編者按語以〈一個小學生的來信和日記摘抄〉為題在1973年12月12日公開發表。《人民日報》12月28日又在頭版頭條位置全文轉載,並再加編者按語。《人民日報》的編者按語說:「黃帥敢於向修正主義教育路線的流毒開火,生動地反映出毛澤東思想哺育的新一代的革命精神面貌。」「在批林整風運動中,我們要注意抓現實的兩個階級、兩條路線、兩種思想的鬥爭。」幾天之內,黃帥就成了中國家喻戶曉的「敢於反潮流的革命小闖將」,全國各中小學迅速掀起了「破師道尊嚴」、「橫掃資產階級復辟勢力」、「批判修正主義教育路線回潮」的活動,有的地方還樹立了本地黃帥式反潮流人物。在這股政治風潮的影響下,學生們成天學黃帥,不少學生總想和老師對著幹,很多人的學業都荒廢了。

文革結束後,黃帥的人生從峰巔一下跌落到了谷底,官方報紙開始用粗黑大字批判「一個小學生」,在一片聲討聲裏,她成了萬人痛恨的「四人幫的爪牙」。

有媒體曾報道說,因為日記曾經惹來大禍,念大學時,有一次黃帥的媽媽發現她仍在寫日記,驚恐得當即跪在地上,懇求她把日記燒掉,永遠不要再寫文章,好像女兒一動筆就會醞釀災難。在母親的淚水下,她只得含淚焚化了自己在中學和大學時代的一摞日記本。

黃帥生前說過,整個青少年時期,對她來說,最大的感受就是痛,「自己痛,時代痛,別人也痛。」「人到中年,我的心願就是悠悠度日,希望自己的心靈有餘量可以欣賞到周圍美好的一切,而不要穿上紅舞鞋,永遠在旋轉。」

現在,昔日的「革命小闖將」已經徹底離開了這個喧囂的世界,回顧前塵往事,雖說黃帥也曾在時代的大潮中隨波逐流,甚至為害他人和社會,但就本質而言,她終歸不過是中共極權政治的犧牲品,它需要你時捧你,不需要你時想毀你就毀你。

中共的極權政治有多險惡多無情,黃帥的人生故事可以作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