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星期一公佈的國家安全戰略中將中共列為美國的「競爭對手」,實際上中共不僅僅是美國的競爭對手,也是美、加、歐、澳、日等所有民主自由社會的「競爭對手」,這體現在經濟上——中共鑽國際貿易規則的空子,體現在軍事上——在南海咄咄逼人的態度及縱容北韓玩「核武遊戲」,也體現在意識形態和其它方方面面上。其中首要的則是貿易和商業政策上,這是中共得以挑戰美國和西方的根本。

美、歐、日上星期紛紛對中共的貿易、補貼和知識產權問題加強施壓。外媒分析,中共政治經濟制度和西方的巨大分歧是貿易糾紛的根本原因。

作為特朗普政府罕見的國際合作行動,美歐日上周在世貿組織(WTO)的會場外發佈聯合聲明,抨擊中國鋼鐵等領域的「嚴重產能過剩」、非法補貼和國企壟斷,誓言共同努力打擊不公平的貿易政策及措施。這份聲明也抨擊強迫轉讓知識產權的行為。雖然沒有直接點名中共,但是美歐日官員明確表示,中共是聲明的主要針對目標。

《金融時報》報道,美歐日跟中共之間的緊張關係上升代表對全球貿易系統的考驗:中共治下由國家驅動的經濟體系是否如此背離自由市場原則,以至於西方跟中共的合作成為不可能?西方曾經懷著讓「中國跟自由經濟秩序融合」的希望,在2001年允許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但是這個希望似乎已經破滅。

在華營運的跨國公司抱怨環境惡化。在2016年的報告中,50%的歐洲公司說在中國做生意變得更難。美國商會在2017年的報告也說,逾四分之三的該商會成員公司感到在華受歡迎度降低。世界銀行的「做生意輕鬆」排行榜在183個國家當中,將中國排在第78位。經合組織有關外國投資限制的排行榜在62個國家當中,將中國排在倒數第四。

讓西方對中國觀感惡化的一個原因是,中共在2015年推出了「中國製造2025」計劃,其目標是提高中國在10個全球行業中的市場份額。這個計劃要求擴大「本土創新」,實現關鍵元件生產的自給自足。

該計劃促使中國公司收購美歐的科技領袖和品牌翹楚。在2016年,中國對歐洲的投資飆升77%,達到350億歐元。而歐洲對中國的投資卻下降23%,達到80億歐元,並且今年繼續下降。美歐認為,中共非法補貼、國家融資和偏袒國企的政策造成產能過剩,繼而造成洪水般的廉價鋼鐵、鋁衝擊全球市場。

但是《金融時報》文章指出,問題的關鍵在於中共黨國的性質。彭博社報道說,如果觀察一下近年中共跟美國等西方國家關係的趨勢,人們就可以預見,一條裂痕正在形成、擴大。全球經濟可能被撕裂成兩大部分。一部分是以美國和歐盟為中心的;另一部分則圍繞中共形成。

雖然中共宣稱,它倡導自由貿易,但是問題是,它心目中的全球化不是西方人心目中的全球化。它不是要將中國融合到現有的世界秩序當中,而是要另外建立一個經濟區塊,並且由中共來制定它的規則、制度和貿易模式。

另外,白宮在周一(18日)發表《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當天特別就此發表演說,體現他對制定這些戰略的主導力。報告指出,美國支持印太地區擁有自由與開放的發展環境,並將繼續在「一個中國」的政策下,承諾向台灣在軍事方面提供防禦和保護。

報告說,美國將加強長期以來與該地區盟友的軍事關係,並願意與盟友在該地區發展強大的防務網絡。例如,美國將與日本和韓國在導彈防禦方面,展開合作,推進該地區的防禦能力。美國隨時準備以絕對優勢,應對來自北韓的(軍事)威脅,並將在促進朝鮮半島無核化問題上,改善選擇方案。

報告又提到,美國將與東南亞合作夥伴在增強執法、防禦和情報方面,加強合作,共同應對來自恐怖主義的威脅。

美國也將重新加強與菲律賓和泰國的盟友關係,並加強與新加坡、越南、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等國的合作夥伴關係,協助他們成為國際海事方面的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