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似乎將在沒有大災難或強權衝突的情況下結束2017年,但是,美國肯塔基大學的軍事與國防安全專家法利(Robert Farley)分析了明年可能出現衝突的五個引爆點,包括北韓、台灣、烏克蘭、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南疆,以及波斯灣。

法利發表於《國家利益》雜誌網站的文章說,北韓無疑是目前外交危機最嚴重的地方。北韓十年來不斷進行導彈及核測試,儘管美國施壓,平壤當局卻還沒有垮台的跡象。

法利認為,這個問題的複雜在於,北韓及美國都有潛在先發制人的動機。美國方面是為了在北韓導彈離地前摧毀其通訊及裝置;北韓則是為了避開這個結果。這個情況易導致任何一方誤判,可能把日本及中國大陸捲入戰爭。

海峽兩岸

鑑於中共軍隊及外交官員激烈的言論,法利推測中共政權內部至少有些人認為,海峽兩岸的軍事平衡對他們有利,雖然這種想法不成熟,但這使台灣的火藥味僅次於北韓。

主要問題在於中共加強區域軍事活動,中國邊界上的每個地區幾乎都感到威脅。美國在台灣問題上譴責中共,並且宣佈對台軍售。但是法利認為,由於美國希望透過北京遏止北韓,因此對台政策可能出現混亂。他認為,如果中國與美國關係不確定,便會導致破壞性衝突。

烏克蘭

法利說,在烏克蘭東部,基輔與獲莫斯科支援的當地民兵衝突加劇,停火協議風雨飄搖。另外,基輔面臨抗議示威,也有垮台之虞。

一種情況是基輔政府垮台,造成不穩定衝突,理論上這對莫斯科有利,俄國可能藉此佔領更多領土。另一種可能是,基輔垮台使右翼強硬派掌權,為烏東衝突火上加油。莫斯科的入侵可能讓美國、歐洲捲入對抗莫斯科的戰爭。

北約南疆

文章分析,近一年來,北約成員土耳其與美國及歐盟的關係急凍,土耳其與俄羅斯反而有大和解跡象,而且還採購俄國武器,或標示區域平衡轉移。

法利認為,土耳其外交轉向可能在其邊界造成「無法預料的連鎖反應」,進一步影響南歐國家對北約的忠誠。屆時,不可預測性可能使莫斯科或美國錯估自己的力量。

波斯灣

中東衝突一直包含大國衝突的種子,值得關注的是,敘利亞內戰已近結束,對抗可能轉到沙特阿拉伯與伊朗之間。法利分析,沙國極力想剷除伊朗威脅;同時,伊朗持續擴大對伊拉克及敘利亞的影響力。

利雅德明顯希望建立外交及軍事聯盟來對抗伊朗,現在看來以色列也可能加入沙國陣營,但是隨著俄國在此區的地位重新抬頭,不難想見會發生巨大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