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海外中文媒體報道稱,現在主管文宣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業已分管對朝外交,而這是政治局常委工作交接正常履職的結果。由於中朝關係的特殊性,長期以來政治局常委中負責黨務方面的人員主導了對朝外交,如中共十八大後就是由劉雲山主導的。不過,被傳接替劉雲山分管對朝事務的王滬寧,真的可以主導對朝政策嗎?

從過去五年的報道中可以看出,得到中共大力扶持的北韓金家政權與江澤民集團的諸多高官關係密切,江派幾大馬仔曾慶紅、周永康、張德江、劉雲山等訪問北韓時都受到格外的禮遇。如2015年10月,劉雲山受金正恩邀請訪問北韓,參加北韓的慶祝活動,而中共擬派出的人選李源潮卻被北韓婉拒。

也正是因為金家政權與江澤民集團的特殊關聯,才有了江派在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頻頻利用北韓問題攪局。種種跡象表明,2013年北韓的核試驗以及中國漁船、漁民被北韓扣押、半島局勢升溫的背後,都隱隱約約有江派人馬的影子。

應該是了解到了這背後的黑幕,習近平上台後,選擇了冷淡北韓的政策。首先他打破了以往慣例,率先訪問了韓國,這引發了金正恩的不滿,金正恩不僅在習近平訪韓期間兩次向日本海發射戰術導彈,還派特使專程前往北京。其次,在2015年北京大閱兵時,時任韓國總統的朴槿惠被安排在重要位置,而有消息稱金正恩因北京無法滿足其要求而選擇留在北韓,只派特使崔龍海參加。由於崔龍海沒有獲得習近平的單獨接見,閱兵當日即離開了中國。

此外,2015年北韓牡丹峰樂團來華演出又不辭而別;金正恩在中共「十一」發來的簡短賀電中也不同以往未提「鮮血結成的友誼」;中共拒絕刪除大陸「小蘋果金正恩」版;中共執行聯合國決議,支持對北韓進行制裁,停止進口煤炭,逮捕涉朝核問題的丹東商人馬曉紅,旅行社和旅遊網站下架北韓旅遊項目等,上述行動都在表明中朝關係趨冷。

如果說在習近平的第一任期內,在習選擇對朝冷淡的政策外,還存在江派前台人物劉雲山等或明或暗的與北韓「親近」並暗中攪局,中共的對朝政策出現兩種聲音,那麼,中共十九大後,在將江派人物基本剔除出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後,習近平拍板對朝政策更加明確。

今年11月初,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雙方談及了北韓問題,而在其訪華前後,習近平下令無限期停止了飛往北韓的國航航線,封閉中朝友誼大橋,關閉在華北韓餐館等。其後,又派特使宋濤前往平壤通報特朗普與習近平會晤內容。

據悉,因習近平拒絕了金正恩的要求,金正恩亦違背以往慣例,沒有會見宋濤。在宋濤訪問北韓無果後,11月29日,北韓再次向日本海域發射了一枚新型洲際導彈「火星-15」。隨後特朗普與習近平通電話,特朗普要求習近平切斷對平壤的石油供應。

不過,從12月2日中共《環球時報》發表的社評「中國盡力了,美朝出來混各還各的」一文可以推測,習近平應是拒絕了特朗普的這一要求,但同時暗示應不排除防範戰爭爆發的可能性。換言之,一旦戰爭發生,北京將選擇放棄保衛北韓。而來自美國的消息稱,習近平已經得到了特朗普的保證,即一旦進入北韓的美軍確保核安全後,就會退回「三八線」。

無疑,近一段時間的幾大跡象表明,北京正在為美軍可能打擊北韓做防範。一是在北韓再次發射導彈後,中美軍方在位於華盛頓的美國國防大學就合作問題進行了討論。據美國五角大樓消息,此次會議讓中、美雙方有機會討論「如何在危機中採取行動,如何避免誤判和降低誤解風險」,而這必然涉及到北韓若發生戰爭時雙方軍隊如何相互理解的問題。

二是中共軍隊業已在邊境集結。早在今年4月,就有消息指,中共軍隊北部戰區已進入四級戰備,中朝邊境軍隊出現異動,約有200名中共北部戰區陸、海、空、火箭軍的將校軍官,到遼寧瀋陽的北部戰區「聯合作戰指揮中心」指揮大廳緊急集結。12月初,有港媒披露,駐紮在哈爾濱市的北部戰區陸軍第78集團軍某合成旅,日前參加「嚴寒2017」實兵演習,北部戰區負責監控中、朝邊境的駐軍所在地。

三是網傳中國方面擬在中朝邊境地區設置難民營,而這應是為應對一旦戰爭爆發,北韓難民越過邊境後如何安置問題的。

四是《南華早報》12月1日報道稱,中共國家留學基金委日前已連續收到對朝情報機構的消息,認為形勢堪憂,如有戰爭危險,會儘早將中國留學生撤離北韓。

顯然,北京正在做好應對朝鮮半島發生軍事打擊的準備,而無論是指揮軍隊,還是與特朗普直接對話,都是王滬寧力所不能及的。因此,其在對朝外交方面是根本無法起到主導作用的,其在「四個意識」下只能遵循習近平的對朝決策。不過,其與劉雲山所不同的是,王滬寧不會在對朝政策方面起掣肘作用,而是會盡力在宣傳等方面給予配合,這大概才是王滬寧在北韓問題上真正的作用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