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3日哈爾濱市紀委通報一名官員被雙開的消息,其級別雖然上不了中紀委網站,但新罪名廣受媒體聚焦,那就是被通報涉嫌強奸罪的第一人:哈爾濱市南崗區委書記王春生。

公開資料顯示,王春生此前並無落馬紀錄,今次通報直接被雙開、立案的情況,已有先例,且通常表示罪證確切,據通報,除了強奸罪,王春生還被控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等罪。

在調任哈市之前,王春生長期工作並官至一把手的是依蘭縣。而依蘭官場先前已有過一次大地震,時間可溯至2014年9月時任通河縣委書記、原依蘭縣委副書記趙欣落馬,高點落在2016年7月依蘭縣委書記趙長滿落馬。趙欣同趙長滿一樣,都與原依蘭縣委書記王春生有過前後任、上下級的關係。

2016年下半年主流媒體聚焦大老虎新聞,未曾特別關注依蘭官場這場地震,但海外明慧網不但率先披露,並且直指時任南崗區委書記的王春生已因姦污幼女和貪腐問題被抓。

據明慧網2016年8月《黑龍江依蘭縣上百官員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一文指出,自2015以來,黑龍江省依蘭縣現任的和曾任職過的政府官員紛紛落馬,頻遭惡報。尤其是2016年時任縣委書記趙長滿被抓後,依蘭縣官場更是發生了大地震,波及全縣各大單位,大小官員上百人。涉及人數之多,範圍之廣,涉案金額之大,在全國都是罕見的。

明慧網這篇報道還稱,王春生、趙欣、趙長滿等人,在依蘭縣任職期間,收受開發商賄賂上億元,還賣官掙錢,玩弄女幹部。如趙長滿經手提拔21名女幹部,就有16人跟其有男女關係。這些權色交易的女人,大都被破格提拔到鄉書記、局長、校長等崗位,在全縣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

其實在2014年10月,即趙欣落馬不久,中央第八巡視組就公開宣稱黑龍江省「領導幹部官商勾結,權錢權色交易問題突出」。

另據網上舉報材料,王春生一家都是官,尤其是與哈市上級官員搞起某知名品牌旗下保健品的傳銷,但卻是山寨偽貨,而從生產到銷售,再到衛生監督部門,甚至市紀委、省監察廳官員,多涉這一利益鏈。

而明慧網這篇文章評依蘭官場王春生等官員,就是這樣沒有人倫、廉恥的人渣,還一路升官發財,被選為十大好幹部,受到高層親接見。

王春生案不宜小覷,官場不在大小,一旦出事那就會像多米諾骨牌一樣,第一張牌倒下了,後面的每張牌都有倒下的可能,而這後面受衝擊的範圍最起碼可以算到十八大後在位的。

就外界普遍認為,近年黑龍江從高層到基層的腐敗之嚴重,自2010年至2017年4月主政黑龍江的王憲魁絕對應被追責。

注意到12月12日,即王春生案被公佈前一天,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監察委員會正式掛牌成立,這是黑龍江首個縣區級監察委員會掛牌,也是中紀委新一把手趙樂際上任後,黑龍江省成立的首個監察委員會。

王憲魁雖然在十九大前夕地方高層密集調整中率先走人,但相信他主政最久又腐敗的黑龍江官場出事,多少都會震動到現在擔任中共人大副主任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