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國用戶翻越「長城防火牆」走出來的時候,中共政府的監控不斷升級的情況,私人空間正在變小。即使在社交媒體上發洩對政府有不滿情緒的人,其中一些人因此遭到警方問話,甚至被拘。擁有數億用戶的微信,在大陸有著最多的手機用戶,是最大的即時通信平台,已處在中共當局的監控之下。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今年9月份的一個晚上,41歲的瀋陽建築工地小工頭陳守理在一個聊天群裏發了個玩笑。他在自己的黑色iPhone7上輸入了「哈哈」兩個字,然後又輸入了問詢涉及一位名人和一位政府領導人傳聞的信息。

他說,4天後,警方打來電話,命令他去派出所接受問話。警察明確告訴他,他們已經看到了他在微信中的發言。

隨後,他被關押了5天。警方的報告裏指出陳守理在微信上的言論涉嫌尋釁滋事,這是一項中共常用的罪名。

安徽從事汽車修配的青年楊青松在一個微信群裏發表了自己對交警雨天執勤的不滿,結果被警察行政拘留5日,理由是楊青松向一個有241人的微信群發送侮辱性信息,造成了不良的社會影響。

像陳守理這樣的普通人可能因為不慎言論遭到調查和處罰,儘管他們認為這只是私下言論,他們與家人或朋友之間一句漫不經心的言論就可能會被截屏作為證據,而無需告密者。

律師祝聖武認為,當局監控非公開聊天就像在別人家裏偷聽,大家已經不能暢所欲言了。

微信霸王條約的背後

在新的數碼監控工具的協助下,中共當局可以識別走在街上的公民的身份、監控他們的網絡行為,也能通過手機即時通訊應用識別涉嫌對政府有不滿情緒和意見。

微信與微博等公開平台上發帖不同,更具私密性,只有被邀入群的人才能看到聊天內容。騰訊對人數較多的群設置了更為嚴格的規定,另外還把群聊人數上限定在500人。

不過,微信版本9月做了更新,所有進入蘋果(iOS 6.5.16)、安卓平台(Android 6.5.14 版本)的手機用戶,第一次使用微信時,都會受到《微信私隱保護指引》,「不同意」就會被強迫退出而無法使用。

《指引》明確規定,「按照法律,境內用戶信息儲存於中國境內」,而且「用戶使用微信或發朋友圈時,微信會保存你的信息」。

這次除了直接承認強迫用戶同意接受監控外,騰訊還表示為遵守相關法令,可以將用戶信息提交給中共執法部門。

台灣的風傳媒直接指出,微信實際上已經承認「中國(共)政府已掌握所有網友資料!」

據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稱,微信使用的軟件似乎可以自動審查包含黑名單詞彙的帖子,審查人員還會不斷修改黑名單。這項技術目前已經先進到可以識別敏感圖像,這些敏感圖像在發送過程中就會被刪除,而發送者不會收到發送不成功的提示。

網民呼籲抵制微信

除了私隱信息可能被攫取,微信海外用戶也要擔心人身自由。台灣民進黨前黨工李明哲或因使用被中共嚴密監控的社交媒體「微信」討論中國與台灣關係而引起中共國安部門的注意。近日在大陸被判刑。

中共最近頒佈的《反間諜法細則》,讓任何對政府有不滿意見的,有異議的聲音,都可以被羅織成為間諜。

有網民呼籲「大家一起抵制微信」,「我也是拒絕使用微信的,這和做不做虧心事沒關係,再『不做虧心事』也不希望自己的私隱被人窺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