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員李兆富就領展一事對行會成員葉劉作「恐嚇」,成為了短時間的八卦新聞。葉劉淑儀有著天時、地利人和及隨時叫到傳媒「撲咪」的優勢,其實令人難以相信。事情變得很快。新民黨政策總裁袁彌昌指李兆富曾稱的「叫葉劉唔好再搞喇喎,再搞會郁佢啲區議員㗎喇」其實只是一場誤會,或者葉劉聽者有意。

袁在電台電話訪問解釋事件,已經講明評論員沒有講到「郁、搞、收手」字眼,信息清晰。葉劉淑儀是否把事情無限放大?在山頂區議會區議員選戰,筆者是參與者,其實也深受葉劉的處事方法所困擾。有盡傳媒容易叫「撲咪」之利,後來又嫁又唔嫁,結果最後選擇不出選,這也是變相的語言偽術,可說是遺憾。

另一天空下,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說到97後香港早已被染紅,其實已經好紅,乜你唔知咩?這是否已經說明,「染紅」的顏色,只是由「淺紅」去到現在的越來越「深紅」,只會急速增快?語不驚人死不休,是很多共產黨員的特質。王振民所說的「紅」其實是偽社會主義,因為其實黨員的終極目標,就是利用國家賺錢,普通人的「上流力」並非重要考慮因素,所以共產黨出了不少「強盜」,貪心冇底線的特權階級。

其實香港人絕對明白,現在中國的「強大」,夾雜著更多的假大空。中國經濟高增長又瘋狂印銀紙,最有權勢的黨員幹部變了自肥的資本家,其實也拋棄了社會低層,所謂的「低端」人囗。習近平的「集體領導」被質疑「自己友玩曬」,接班危機「不成問題」,因一人獨大好像快變事實也冇人敢出聲,更多人更覺現在是獨裁政治。

無論如何,要整體看中國的未來,才可知道香港如何行下去。香港的威權時代早已展開,2018年初,「港獨」派及佔中三子上庭,你會知道在轉變中的香港,共產黨不會容許香港人共享權力,應有的權利也在被剝削。「中國問題」包括了個人收入分配嚴重不公,而香港的選舉將會走進「中國特色」般的不公義,共產黨偽社會主義其實代表黑箱工作。平常你去到中環的IFC或者九龍站的ICC,很多層數用國語溝通已取代廣東話,而ICC更是重災區。為求自保,其實香港人更加要出聲,沉默不是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