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上任後的種種政策圍繞「讓美國再度偉大」展開,而這無疑和「窺伺」全球領導權的中共產生了對立,所以儘管特朗普可能並非有意,但他推出的政策,無論大力加強美國軍力,還是強調貿易上的自主權,以及剛剛在參院通過的大幅減稅法案,實際上都讓中共如坐針氈。

稅改案參院通過後,特朗普星期六(2日)在紐約一個籌款參會上講話。(AFP)
稅改案參院通過後,特朗普星期六(2日)在紐約一個籌款參會上講話。(AFP)

美國聯邦參議院挑燈夜戰,終於在2日清晨以51:49的票數,通過了被稱為劃時代的稅務改革法案。這是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年,在達成歷史性重大立法勝利中又邁出了關鍵的一步。而這項稅改的影響將不僅僅是美國國內層面,也會在國際層面產生重大影響,甚至影響國際局勢走向。

星期六參院通過稅改為美國31年來規模最大的稅制改革最後通過奠定了基礎,特朗普這項稅改的一個核心是降低美國的企業稅率,從35%下降到20%。和其它討論更多的和個人有關的稅改政策不同,這項修改是「永久性」的,因此對美國和全球將產生更為深遠的影響。降低企業稅是這項稅改能發揮其刺激經濟增長、增加工作的機會核心目標的關鍵。

總統特朗普在上星期五(12月1日)就發推文,說這次稅改是幾十年不遇的一個機會,他引用經濟學家的說法說,完成稅改後,美國經濟將以罕見水平增長。那麼在稅改方案通過參議院這一關後,特朗普隨即推文表示感謝,並希望在聖誕節前就簽署這項議案。特朗普強調這項稅改方案將再創美國中產階級奇蹟、嘉惠中小企業,他說美國將再度「旭日東升」,再度偉大。

特朗普的說法顯然有事實來支撐。上月公布的美國三季度GDP增長率修正值3.9%遠超預期,而此前的第二季度,美國GDP增長最終值為4.6%。美國經濟呈現2003年底以來,連續2季表現最好。

美國經濟從1990年代以來即使是在增長週期,也一直徘徊在大致3%到5%的區間,但特朗普上任後的數據顯示,美國經濟成長有巨大的潛力。

時事評論員蘭辛表示,美國經濟煥發活力並重新高速增長這一點將有巨大的國際性影響,在特朗普上任後「主流」輿論紛紛炒作中國將超越美國的說法。中共官媒和其海外的輿論渠道也趁機大力宣揚在國家發展模式上,中共由政府主導的「社會主義」模式戰勝了美國的自由經濟模式。這種論調的核心就是中國經濟「持續高速增長」和美國經濟「停滯不前」。

蘭辛認為,美國幅員遼闊、資源豐富、人力資源素質高,經濟潛力巨大,特朗普的稅改將「解放」這種潛力,相比之下中共的模式雖然過去30年的確帶來了高速的「增長」,但潛力已經盡出,不僅如此,對資源和環境的掠奪性開發已經讓其經濟成為強弩之末,未來如果看到中美經濟的增速對比出現逆轉將是大概率事件,屆時中共爭取全球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主導權的「夢想」將自動變成鏡花水月。

蘭辛補充說,目前的國際局勢和里根上台時美蘇對抗的情況類似,只是當時的對抗主要是軍事上的,而如今的「主戰場」轉入經濟領域。1980年代開始的時候,也是出現美國衰落而蘇聯和其所說的共產集團看起來堅不可摧的時候,但實際上已經盛極而衰,列根的自由主義經濟政策釋放了美國的潛力,而國際共產集團土崩瓦解。蘭辛表示,特朗普稅改將很可能成為壓垮中共經濟「奇蹟」假象的最後一根稻草。

人民幣料貶  中企爭相「赴美」

那麼這個稅改通過以後,對中國大陸會有甚麼立即和直接的影響嗎?德意志銀行評估指出,人民幣可能會出現新一波的貶值,人民幣需要貶值1.8%到6.3%,才能抵銷美國稅改對中美雙邊貿易均衡的影響。

據大紀元新聞網「新聞看點」欄目報道,這家銀行分析,美國的稅改可能吸引大量資金流入美國,尤其是中國將會首當其衝,這會推升美元的匯率。那麼按照市場觀點,中國的應對方式除了跟進減稅,就是貨幣貶值,兩者比較而言,貶值比跟進減稅靈活;如果仿照美國降低企業所得稅,會使財政變得更加緊張,如果也跟進降稅,也很難再有調整空間,這是需要時間進行全面評估的。所以德意志銀行認為,人民幣貶值是中國最可能採取的應對方式。

此外中國的企業肯定會受到影響,有多位專家學者指出,特朗普上任的一年中,對貿易和投資的政策調整,已經造成了很多中國企業去美國投資,對中國民間的投資成長有了影響。再加上現在通過的減稅法案,全世界的資金流向美國的速度和規模都會很大,中國的企業將會受到更大的影響。

專家分析,到美國投資的民營企業會越來越多,對中國的製造業必然會形成強大的衝擊。製造業在中國的經濟地位短期內還無法被取代,新興經濟還不能擔當經濟支柱。而製造業在中國消化了大量勞動人口,如果中國大量的民營企業離開,就業率必然會下降,失業人口會突然增多。一旦出現這種情況,社會穩定將是中共所面臨的一個大問題,所以專家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嚴峻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