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文》是我國古代幼童的啟蒙讀物,它編撰於南朝梁武帝時候,卻是距其一百八十年前東晉「書聖」王羲之的手跡,豈不怪哉?!難道「書聖」死而復生了嗎?

原來,梁武帝蕭衍博通眾學,擅長文字,雅愛書法。他十分推崇前代大書法家的字,曾評讚晉代大書法家王羲之墨跡為「歷代寶之,永以為訓。」為了編選一部字體較多,書法較全的「王書」範本,提供給他的子侄們臨摹學習,便下令要近臣殷鐵石從王羲之的墨跡中,選了一千個各不相同、互不重複的字,每字一紙。然後,令散騎侍郎周興嗣按照四言韻語的形式,集字成句,連綴成一篇敘述自然、社會、歷史、倫理、教育等內容的通俗文章,以作啟蒙課本。

周興嗣當晚動手集字成句,第二天黎明,即編出了《千字文》,可他因為嘔心瀝血之故,一夜之間,鬚髮全白了。

這本《千字文》四字一句,辭意貫通,音韻流暢,其中許多句子如「知過必改,得能莫忘」;「尺璧非寶,寸陰是金」;「性靜情逸,心動神疲」;「守真志滿,逐物意移」;「堅持雅操,好爵自靡」等,皆是極精闢的格言,可謂處世治學的範本。◇